•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片 7久久

    7久久

    2.7分 17次评分

    分类:悬疑片 大陆 2021

    主演:邹廷威,肖大千,金晖,吴佟 

    导演:陈哲远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7-20 22:18:35

    剧情介绍

    若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唐拂路早就跳脚了。这小破孩今天吃错药了,以往的高冷呢?怎么变得这么沙雕?

    让她看,她偏不看。她可不是四处留情的女人,万一她这一眼撇过去,被某些没有自知之明的男人瞧见,胡思乱想之后,来纠缠她怎么办?

    既然是攻略余夕灿,就要做到只接触他一个男人,只看他一个男人。这样,才能快些完成任务。

    人群中的余夕灿看清马背上的女人,果然是她。

    目不斜视,神色严肃,她骑着马从他身边缓缓走过,发髻拂过街头的茉莉花枝,取下一缕芬芳后,身影消失在茫茫人海。

    余夕灿回头抚了抚身边的马儿,轻叹了一声:“看来她不需要你了,以后陪着我做个伴,我生你生,我死……也让你生。”

    片刻,他自嘲地笑了笑,余夕灿啊余夕灿,一个是不受待见的庶长子,一个是声名远扬的大将军,这样的两个人,怎么可能走到一起?

    因为被她救了一次,就生出这样的妄念,余夕灿你真是可悲可叹。这世界上的女人,全都靠不住。

    唐拂路进城之后,在半道上接到圣旨,与大军分道扬镳,带着一众副将赶往皇宫,说是女皇率领朝中文武百官在宫门处相迎。

    不用小破孩提醒,唐拂路也知道这是至高的殊荣。只是不知女皇这份殊荣,是真的看重她,还是在捧杀她。

    系君:女皇名叫子桑婉儿,字青溪。凤栖国年号盛清,今年正是盛清十三年,女皇年龄39岁。她疑心病较重,这朝中文武百官,无一能得她的信任,如今趋势,都是她为了大臣们相互制衡造成的局面。

    唐拂路:怪不得赵老将军会说,这朝中尔虞我诈,原来是女皇带的头。这凤栖国若不是有像赵悦将军这样的臣子撑着,早就成了别国的殖民地。

    系君:她不好对付,很有可能是你任务失败的重大因素。

    唐拂路:她本就对赵悦心生忌惮,若我现在还明目张胆带着抹额,岂不是第一次见面就成了她的眼中钉?

    系君:她听到你名字的时候,你已经是她的眼中钉了。你不用刻意讨好她,赵悦将军是什么做派,你就是什么做派。

    唐拂路:她看我不爽砍我怎么办?

    系君:你智商为何突然下线了?无论怎么说,你也是停止战争的功臣。她是喜欢猜忌,但她并非昏庸无道之人。如今赵悦已死,若是再将你弄死,迟玉国得知消息,会立即发兵,到时候谁来帮她抵御外敌?

    唐拂路:既然如此,那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系君:你也别太作死,该给的尊敬不能少。

    唐拂路:知道知道,她今日给的这份殊荣是……

    系君:捧杀。

    唐拂路冷笑了一声,还真让她给猜对了。但愿赵悦的死与女皇无关,否则,凤栖国不久将亡。

    赵悦之死对女皇而言,算得上一件好事。与她这个羽翼还未丰满的副将相比,显然是名声显赫的赵悦更难对付一些。唐拂路没猜错的话,赵悦的将军墓一定极大,这样才能彰显女皇的宅心仁厚。

    在军中的两年,每每唐拂路直言直语时,都会被赵悦批评教育。她自己不愿挂着一张伪善的脸,却教唐拂路一定要学会虚与委蛇。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做派简直太赵悦了。想起赵悦,唐拂路心中泛起阵阵酸涩,她还有机会回到原世界,可是赵悦已经消散了。

    未至宫门,唐拂路便令一众副将下马步行,一行人高高在上地坐在马背上,女皇见了,难免会觉得不舒服,为了日后少些麻烦,现在赶紧把态度摆出来。

    唐拂路率领一众副将走进女皇的视线,便有人上前为她们牵马。

    女皇的御辇停在宫门外,她身姿绰约,端坐在御辇之上,一身金边凤纹白袍,金色步摇在她头顶轻轻晃着。

    39的年纪,脸上虽有些细纹,却未见老态。姿色说不上绝美,但绝对有帝王的威仪。唐拂路在电视剧中看过的那些皇上,也不过如此。

    身后的文武百官站在她的御辇之后,唐拂路抬头一看,穿着各色朝服,戴着官帽的女人们正打量着她们。经过小破孩介绍,她才知宫门两旁站的都是宫卫军,宫中守卫军的简称。

    即便是宫卫军,也全是女人。

    唐拂路长这么大,头一次见到这么多女人,仅是看了一眼,便觉得头皮发麻。虽然来这世界十年,可原本的世界观牢牢刻在骨子里,岂会在十年八载之间忘记?

    走到距离御辇一丈的距离,唐拂路便停下脚步,半跪在地,双手抱拳道:“末将唐拂路,参见女皇,女皇万岁。”

    凤栖国之礼,武将比文官的地位崇高,只需半跪拜即可。

    “末将王八曼……”

    “末将赵半简……”

    众人行礼之后,女皇才悠悠抬手道:“众爱卿平身。”

    唐拂路与众副将起身,刚站稳脚跟,便听到女皇的询问:“你就是赵老将军觅得的良将?”

    “回女皇,末将是赵老将军所觅不假,是否为良将,女皇观察一番再定论不迟。”

    她的话音落下,无忧偷偷舒了一口气。

    “呵,倒是个胆大的。”女皇轻抬眉眼,这唐拂路虽是赵悦的部下,却比她会来事多了。下马步行这一举动深得她的心:“今日一见,果然如赵老将军书信里写的那般,相貌堂堂。”

    “谢女皇夸奖。”

    子桑婉儿见她如此恭敬,眉间的戒备减少了一些。她就说嘛!为人臣子就该有个臣子的样子,这样才能相安无事。这唐拂路,挺招人喜欢。可是她戴着孝布回来,是什么意思?

    “唐副将,这额间孝布又是何意?”

    “……”唐拂路微愣,都怪小破孩,她都说了要摘下来:“回女皇,末将本是栖梧城外的孤儿,若不是赵老将军,末将何来机会报效家国。”

    她没敢抬头,但是小破孩已经告诉她,女皇正在打量她,要怎么说,自己悠着点儿。一旦说错话,刚才获得的那丁点好感会在一瞬间变成满满的恶意值。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赵老将军战死,于私,为她戴孝半年是为报答知遇之恩。于公,为她戴孝是为彰显我军将士的团结之心。这样的话,百姓才会觉得我们国家团结一致,众志成城。”

    说完这话,唐拂路立即呼叫雾世。

    唐拂路:系君,系君,女皇什么心理活动?我编不下去了,于公于私,我戴孝都是为了做给她看,要她好好铭记有个叫赵悦的将军曾为这个国家鞠躬尽瘁。

    系君:身为凤栖国之主,她怎会不知道你这点小心思。可你说的漂亮话已经给了她台阶下,况且你所做之事,正好与她的行径相似,你还别说,她真的为赵悦修了极大的将军墓。

    唐拂路:那就好那就好,这里虽是玄幻女尊世界,我也不敢得罪为皇的女人啊!

    系君:天下之主,皆喜怒无常。

    唐拂路:等等,我来了这世界十年,不曾见这里有何玄幻之处。

    系君:这个世界,每家每户都有子女树。

    唐拂路:什么子女树?

    系君:这世界的人都是从树上长出来的。

    唐拂路憋着笑,生怕在女皇面前失了仪态被砍头。这世界的人都是从树上长出来的,好奇葩的设定,怪不得世界风格定为玄幻女尊,这到底是哪个平行世界的沙雕作者啊!

    他写的文有人看吗?

    女皇的声音打断唐拂路的小差:“唐副将还真是军中表率啊!”

    她说这话,就表示这件事翻篇了。唐拂路松了一口气,与女皇打了客套寒暄了几句之后,回军营安置,待明日上朝,再行封赏之事。

    另一边,余夕灿牵着马回到余府,田氏见他安然无恙的回来,怒道:“逆子,你还有脸回来?”

    余夕灿装出一副疑惑的表情:“大府君,灿儿今日听府里的奴才说将军回京,跟着大伙儿出去凑了个热闹,怎地没脸回来?”

    田默年被他问得哑口无言,今日听说那唐拂路要回来,他便早早让侍女们带阳儿去城门口等着,还吩咐府里的奴才,不得将此消息透露给明院。

    谁知余夕灿要服毒自杀,想害她的阳儿出不了门,她一恼之下,起了歹念,想要彻底斩草除根。

    本来已经安排妥当,说好了抬到荒郊野外再动手,他被抬走之前明明已经昏迷,为何还安然回来?

    看他这模样,哪里像是受了委屈的样子?不知那胖女人如何了,这件事不能落人把柄。一边想着待会儿差人去郊外看看,一边打量着余夕灿,询问道:“你手上牵的马是哪里来的?”

    “集市上瞧见,心生喜欢,自己买的。”

    “你哪来的银两?”

    “自然是母亲给的,怎么?大府君也要给灿儿银两吗?”

    “你……”田默年差点被气死,想找余三花为他做主,奈何她被女皇召见,也不说是什么事。

    “大府君若是无事,灿儿先回院了。”

    未等田默年发难,他牵着马往明院赶去,回到院中,他才长吁了一口气。幸好田默年没认出这马的品种,不然马就保不住了。

    一回到明院,余夕灿便四处寻找木材,为他的新伙伴搭马厩,临近黄昏才完工。

    他气喘吁吁地拉着缰绳,伸手顺了顺马脑上的鬃毛,嘴角泛起难得的笑意:“从今以后,我们要相依为命了,你有名字吗?我叫余夕灿,既多余,又是太阳的余晖。”

    猜你喜欢

    49406

    家友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