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动画片 bl肉h边做边尿失禁

    bl肉h边做边尿失禁

    8.7分 6次评分

    分类:悬疑片 大陆 2021

    主演:向昊,欧豪,冯巩,练束梅 

    导演:梁超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7-02 17:00:06

    剧情介绍

    鸡皮引着我去老太太的院子,为了昨儿没跟着去找我的事儿脸上讪讪的,给我赔了一路不是。

    “三娘,别怪鸡皮我不讲兄弟义气,这几天昏天黑地的给老太太办差。等我知道你被撸了,提了片儿刀就要去西市抢人,正要出门就听小虫儿说你已回来安置下了。”鸡皮说。

    他这样不好意思倒是出自真心,鸡皮是个不可救药的水浒迷,为人最讲好汉义气。

    逮不着人的时候去东市芙蓉居找,一准儿能看见鸡皮涎着口水在听孙先生说书。

    对于我们这些痞类来说,爱听书算得上是个正经的斯文爱好,然而我总是疑心他其实只记住了书里的全部龌龊下流话。

    耗子巷里每个人都被他对号入座,匹配了个水浒传中人。

    鸡皮常说我海棠美貌柳叶腰,最当得起这群糙汉里的一丈青,因此大人不在的时候便私底下唤我“三娘”,过一过水浒瘾。

    承尘却不爱听。他也欢喜我被人赞作扈三娘,却不愿意自己做了矮脚虎。

    其实鸡皮觉得承尘相貌身手都俊得很,说他是小李广花荣。但我却为花荣和扈三娘不能凑成一对而感到忧心。

    “鸡皮,你实话告诉我,我都这样了怎么还能办差?是不是老太太要惩治承尘?”我问。

    “三娘,你何时能开窍?昨儿那情形,西市既敢绑了你,就算承尘不出面,只怕老太太也不能让狗爷好看。”鸡皮说,“你可是咱们东市的小姑奶奶,谁轻易动了你,就是扯了东市所有老少爷们的脸面往粪坑里踩呢!这口气咽下了,以后谁拿咱们寡妇楼当回事?”

    转过弯儿迈进了东院,我和鸡皮都噤了声,气儿也要匀匀的细喘,垂首侍立在老太太卧房窗下等着听差遣。

    我和鸡皮立了足有半个时辰,深秋晨间的日头虽清冷,我额头却也布满了汗珠儿,眼前事物直发虚快要支撑不住。

    鸡皮一个劲儿给我递眼色,让我务必坚持。

    还好溶月打帘儿出来了,身后鱼贯跟着侍候老太太晨起的妇人们端着面盆痰盂等事物,倒退着出了房门。

    另有一队伺候早饭的妇人也已在院中敛息等待多时,看了溶月点头便进饭厅布餐。

    溶月是老太太身边头一等机要人物,据说武功高深不可测,我们小一辈没人见过他出手。欢喜干娘虽是目下东市的主事人,却也不及溶月在老太太面前得脸。

    他面白如雪,一双凤眼墨眉插入鬓角,长身玉立,似老非老辨不出年岁,容貌看起来比欢喜妈还要年轻,行事气度却稳重得像个年逾花甲的老爷。

    “挺灵秀的小女孩家,怎么让欢喜这粗糙女人养成了个乌眼鸡般的破落户模样?”溶月提着折扇骨抬起我的下巴哀叹。

    我忙用手观了自己的仪容。

    出门前欢喜给我重梳了个一丝不苟的髻子,特地用玉脂香粉挑了玫瑰膏子匀了脸,又难得把年初为我做笄礼置办的庄重裙子拿了出来。

    连鸡皮这没眼力的都对我的淑女模样感到赞叹,怎么就被溶月说成了乌眼鸡、破落户?

    “花慎进来吧。”老太太的声音从帘子里透出来。

    我头皮一紧,溶月用扇子打起帘子挑眉向我示意,我赶紧小猴儿一样乖巧钻了进去,惹得身后溶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就说欢喜甭成天界儿的在你身上瞎忙,怎么教养也抵不过天生是个孙猴子样。”溶月说着,放下帘子又阖上门带鸡皮出了院子去了。

    我心里深深认可了承尘说溶月脾性古怪这件事。到底我的淑女模样和孙猴子样,在他眼里哪样是灵秀,哪样又是破落?

    饭厅里老太太挥退了侍候的妇人,只余我们两个对着一桌十几道秀色可餐的清淡小菜。

    她坐着我立着,她吃着我看着。

    我知道老太太又要对我施加眼神的酷刑了。

    从我依稀长出现在这副模样起那年,老太太就时常唤我去东屋里立着。她很少和我讲话,只一瞬不瞬看我的脸,有时让我立两三个时辰也是有的。

    “到底像谁呢?”她又在自己言语了,浑浊的眼里透着恍惚,眼神却死死钉在我脸上。

    皱纹并没过分侵蚀她精致完美的脸,能想象到这位东市寡妇楼背后真正的主事年轻时必定是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

    “听凤喜说,你有个本事,能直接走进人家府里去取物件儿。是这样么?”老太太难得开口问我话。

    我心说江洋他娘又把我卖了,这个七妈自从欢喜主事以来就处处给我下绊子使坏。

    寡妇楼里谁不知道江洋手底下几个偷儿里面,我的技艺最为敷衍差劲。

    能大摇大摆走进勋爵人家府里去偷,是因为东西两市的丫鬟小厮要想家里人在京城活的顺遂,皆须得卖承尘个面子。我穿了下人衣服走进府里,人家装作没看到不叫嚷也就罢了。

    如今这丢人事儿在老太太面前挂了号,就算不是,也要变成是了。

    老太太不说破,我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咽,活生生认下了。

    “是。但凭祖母差遣。”我恭顺回答。

    “不是要你去偷。是要你为六王爷家里添置件宝贝。你去香案把供奉的灵位拆了,里面有块布帛。”老太太吩咐。

    我闻言一惊,在关公像面前拆灵位,恐怕这辈子关老爷是不会保佑我当个正经大盗了。

    果然,沿着缝隙将灵位后侧木板撬开,便得了一个明黄色信封状的薄布包。

    “这里面的布帛不是什么紧要物件,你若识字,不妨打开看看。”她对我说。

    老太太已用完了早餐,呷了茶漱口,我忙将布帛揣进怀里,捧了痰盂来接。

    “孙女不敢。”我说。

    她既然这么说,便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打开看了。

    “六王府后院湖边小花园有个带月亮门的假山,假山洞里有个石桌,桌子上有个玉瓶。玉瓶向左旋三下,向右旋三下,再向桌面内按压,你便进得一个地下洞府。里面有个整块玉石打造的书柜,你把这布包放在书柜左手起第二排、从上面数起第六个格子里,便妥当了。”老太太继续说到。

    我简直不敢相信,竟从老太太这里得到这样精确的指示!直觉告诉我,这活计事关重大,且后患无穷。

    “这事并不算什么。你若告诉欢喜或者承尘,也不会妨碍到他们。”老太太说完便着我退了出去。

    我脚步虚浮,这最后一句话分明是明晃晃的威胁。因着避嫌我没再去找欢喜妈,直接回房换了下人的头面衣裳便往六王府去。

    “三娘!”我刚出了寡妇楼鸡皮便追了上来,竹竿儿一样细瘦的身子在晾衣杆下面晃荡着,手背在身后扭扭捏捏的。

    鸡皮的面皮生的极清秀,欲言又止的样子很是好笑。我知道他又要托我给红豆递东西。

    红豆是鸡皮捧在手掌心里的李师师。枉鸡皮平时自诩地贼星时迁,却把自己心爱的姑娘比作了个对兄弟燕青有意的女人。

    我曾问他,谁是燕青?他说无忌有那么点燕青的意思,可人家是亲兄妹并没什么妨碍。后来他总是自责,懊恼自己竟忘了李师师还有个恩客,是徽宗皇帝呢。

    “红豆说了,你要是有心就聘了她,没的贼眉鼠眼的净施予些小恩小惠。”我急着走,不愿理他。

    “好三娘,你给评评理!我求了多少回要聘了她,她只说让我去问无忌!我跟那小子提一次就被他揍一次,你又不是不知道!”鸡皮说。

    我忍不住笑了。

    “前儿红豆说玲珑阁有姑娘得了花柳病,生怕也无端染上脏东西,让我暗暗去查。这不,连着那姑娘近些日子的恩客都已被咱们摸清楚了。我不会写字儿,你下午若是得空便引了我去见她一面罢。”鸡皮求道。

    “你不是最近昏天黑地忙办老太太的差事么?这老太太原来竟是红豆。”我打趣他。

    我不知他们二人竟有这样的交易,心里也记挂着十二月夜的案子便应了下来。昨天没去成,打算办完差寻了无忌一起去看锦织。

    路上我忧心一会儿六王府的差事要怎样办,竟和一人撞了个满怀。

    “啊!”我们几乎立刻同时弹开,各自摸索着衣襟袖管腰带,检查是否丢了什么重要的随身物件。

    老太太给的布包被我放在小衣夹层贴身保管,我给它罩了个结实的牛皮口袋,口袋外层裹了少许白磷粉。

    布包若是从我身上被扒走,牛皮口袋见了光的一瞬便会立刻燃起来,我必能发现。

    还好东西尚在,只是虚惊一场。

    抬头看,我撞上的那人也一脸万幸的样子。

    我们对上眼神,刚才的情形一目了然,都觉得十分好笑。

    “在下刚才莽撞,唐突了姑娘,望姑娘莫怪。”这人一身公子哥儿的打扮,俨然一副文质彬彬的谦谦君子作派,当街向我作揖道歉。

    我起先觉得这人要么是同行,要么是被偷怕了。现在听他的口音,再细细打量他外观,便觉得没这么简单。

    这人一定和我一样,怀里揣着件不可告人的宝贝呢。

    他虽穿汉人衣衫,却没完全掩住脖颈和手腕上露出的少许刺青,想必衣衫底下必是刺满了遍体花绣。

    他汉话说的极好,讲话时却不经意卷着小舌;长相儒雅风流,偏生了个高大英挺的鼻梁。

    最重要的是,京城公子哥儿若撞了婢子装扮的女孩,必少不了一番辱骂甚至殴打;他却给个婢女当街作揖,没得叫人笑话。

    这人若不是个初来乍到认不得汉人婢女装扮的北境贵族公子,就是个呆子。

    或者两者都是。

    我正待蹲身回礼,却听见一个慵懒轻浮的男子声音在我身后响起:“花蜃,不过是个奴才丫头,何必行君子之礼?”

    听见有人叫我名字,我猛一回头,入眼却见一派让人毛骨悚然的奢侈淫靡场面。

    猜你喜欢

    49406

    家友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