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亚洲久久太大

    剧情介绍

    竟然是羽林军!

    武德六十一年,帝殁。刚出世的新帝继位,号泰安。因以稚龄登上皇位,各势力蠢蠢欲动。太后李静穆以皇帝圣旨之名正大光明地听政,引得朝臣议论纷纷。而后李静穆大刀阔斧地对朝廷进行换血,并将越过线的绊脚滕蔓连根拔起。手段利落狠辣,比起先帝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至少一半兵权掌握在她手里,能调动羽林军不足为奇。但羽林军也分三五九等。三等守城门,干杂活;二等护京城,巡逻;一等便是最高等了,专门负责皇室人员的安危。而这前来迎接的便是一等御羽林军。

    “公主,是羽林军。”闲溪小声对纳兰锦说道。闲溪刚说完,外面就传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臣等恭迎公主回宫!”浑厚嘹亮的声音隔着马车也听得清楚。

    纳兰锦的马车缓缓驶到羽林军面前。

    “皇室羽林军?”淡淡的声音带着一丝嘲讽从马车传来。

    站在最前方的羽林军统领闻临出列,冰冷的声音沉稳有力:“回公主,是!太后特命我等在此恭候公主尊驾。”

    “哦?是吗?醉翁之意可在酒?”纳兰锦嘲讽道,“在乎男色之间矣。”

    闻临低下了头,没有说话。锦安公主如此张扬,他日必遭祸患。

    纳兰锦用指尖轻抚过微微有些折痕的衣袍,施施然下了马车。

    纳兰锦刚下了马车就感到一丝熟悉的气息,她勾勾唇角,看着闻临俊朗的脸道:“这年头羽林军都像你这么一表人才吗?”她刻意放大了声音,想让远方的人听到。

    闻临惊讶地抬起头,锦安公主一个女儿家,这话也太豪放了些。他刚想说些什么,但看到了纳兰锦的脸之后便愣住了。

    此刻纳兰锦背对着阳光,周身似是被拢上了一层轻纱,眉目间风华流转,好似于烟雨江南盛开的芙蓉。但目光清冷的却像一把即将出鞘的宝剑。两种气质融和在一起,却丝毫不觉矛盾。

    是微凉风中夜来香,也是古色卷上添锦祥。

    闻逸目光有些凝结。

    一道慵懒的声音打破了此刻的意境:“锦儿怎地先来了,可让本王好找!”

    闻逸回过神,循声看去。

    只见一辆墨色的马车停在不远处,好似刚刚赶到。

    纳兰锦显然也看到了,她默默笑了,她就知道他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参见?王!”闻临单膝跪地。天下之木,以沉香木最为名贵,菩提木最为尊贵。而菩提木极难存活,只有聆音寺为了供奉佛,精心培育了几颗。但聆音寺不知为何却砍了送给?王。也就是说菩提木是?王身份的象征。而这马车便是以菩提木制成。他常年混迹皇宫,自然识得菩提木。

    “参见?王!羽林军跟随道。

    ?王少年战神名号响彻天下,至今余威犹存。使人不得不为之折腰。对于整个国来说,他就是守护神。

    闲云赶着马车停在了纳兰锦的马车后,清越的声音的声音缓缓溢出,不似刚才那么慵懒:“免礼!”随即车帘被掀开,菩提木的香气扑面而来,众人只觉得眼前亮了一亮。

    胭脂衣还未染艳意,菩提子却沾其清怡。

    这是世人对?王的评价。

    只见他一袭胭脂红的衣袍,衣角如落花般散落在榻上,眉目悠远清浅,唇色如菩提子般幽红。艳色的衣袍被他温润的气质所感染,生生衬得他山间清泉,午夜皎月,更似天山之上的一朵雪莲。

    羽林军都瞪着他发愣,连成天看他的纳兰锦眸色都微微一滞。但她随即就敛了情绪,唇边漾开一抹清浅的笑意。

    她的眼眸直直望向他,眼神中带了几丝张狂,只听她一字一句道:“王爷,一路可还安好?”

    纳兰?对上她的视线,唇角勾起一弯魅惑的弧度,他轻声笑道:“锦儿不在本王身旁,本王怎会安好?”

    闲云听到两人打招呼的内容,心想,王爷您不刚在马车外陪了这小祖宗一路吗?不过想归想,他跳下马车,等在一旁,为纳兰锦让出空间。

    纳兰锦盯着?安王那张笑得魅惑的脸,心里有几分不爽。回京那么大的事都不告诉她,现在还能若无其事地笑。

    只见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纳兰?马车前,跳上他的马车,一屁股坐上马车上的小塌,还故意坐到了他胭脂色的衣袍。

    羽林军及闻临刚从惊艳中回过神,看到这一幕又惊呆了。锦安公主当真好胆色,竟然敢耍脾气。?王可是战神!

    车帘被放下,只听得?安王的声音悠悠响起,依旧平和,无一分不悦:“闲溪,你将公主的马车送回王府。”

    闲溪拱手应道:“是!”

    随即飞雪嘶鸣一声,带着马车从岔路口走了,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不是去皇宫吗?还请闻统领带路。”纳兰?淡淡道。语气不似平时那么流畅。

    闻临及一干众人回过神,闻逸赶忙应道:“王爷,公主,这边请。”闻临突然明白锦安公主为何如此肆无忌惮了,因为有人愿意护着她,当她的靠山。前几年那件事沸沸扬扬,轰动了整个天下,以至于现在王爷和公主回京都很隐蔽。他以为只是谣传,但如今看来也没有那么简单。

    闲云再次赶起了马,走在羽林军的后方。

    车内纳兰锦依旧坐在纳兰?的衣袍上,面容清冷,眉目间散发出浓浓的不悦。

    纳兰?唇角勾起,他伸出手轻柔地将纳兰锦耳边的碎发勾到耳后。

    纳兰锦想躲开,纳兰?伸出另一只手固定住她的肩膀,使她动弹不得。然后顺利完成了这个动作。

    纳兰锦本来没有看他,只是盯着车帘看,但她突然转过头,恶狠狠地瞪着纳兰?,纳兰?也不恼,笑吟吟任她瞪。

    马车内僵持不下,皇宫有人步步为营。

    乾清宫内,金碧辉煌,华丽的貂皮地毯从宫门铺到主座约一尺之地。而那主座前一尺之地被冬暖夏凉的白玉所覆盖。

    太后高居主座,淡紫色的裙裾垂在白玉上,似天边逶迤而下的一截云霞,亮丽了整个宫殿也冷淡了周围的声息。

    镂金织丝的护甲一下一下地敲着扶手,鲜红的蔻丹映得手指白皙,清淡的面容不怒自威。

    听着女官百容的汇报,她淡淡挑眉:“哦?公主与?王共乘一车?”

    “回太后,确实!”百容垂首。

    太后温和地笑了笑:“锦儿果真有福气,对啊,哀家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此刻的空气似是凝滞了几分,百容向下俯了俯身。众所周知,?王的马车是当年太上皇亲赐,除了?王,谁也没有殊荣登上菩提木制成的马车。

    只听太后道:“你代哀家去迎接?王和锦安,哀家这几年不见,心里想的很。”

    百容领旨,缓缓退出内室。

    夜幕如盖,几?星星隐隐约约要显露出来,却硬生生被月亮的光芒压了下去。

    这厢马车已到了宫门,暗夜中有人宫门迎。

    猜你喜欢

    49940

    家友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亚洲久久太大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