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韩国一级毛片免费

    剧情介绍

    “这一次邀请远亲的名帖可做好了?轩哥儿和顾白公子可是一早就将请帖都写好了呢,若是到时候拿不到名帖可如何是好?”

    刘嬷嬷连忙点头,应道:“都弄好机影了,小姐放心 !”

    自从侍女从顾凝玉的院子里离开,便倚在墙脚看那刘嬷嬷什么时候出来。

    视视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是见不到她出来,便慌乱起来生怕刘嬷嬷说出什么。

    心乱如麻的她思虑再三,又冲到了顾凝玉的房间。<老司/p>

    彼时两个人正在攀谈,瞧见方才的侍女从外头进来满头大汗,顾凝玉冷冷一笑,看着刘嬷嬷的神情复杂起来。

    

    “怎老司么了?”一旁的花月忙问。

    侍女喘息许久,抬起手指着眼前的刘嬷嬷大声喊道:“方才小姐质问奴婢的事情,奴婢现在想要告诉小姐。那采买频的事情是静心一手负责,只因为静心是刘嬷嬷的女儿 ,她域外人士同还将府中的银钱贪下送给那个男子,这才有了厨房账目不对的事情!”</p>

    她并不知道,其实顾凝玉和 刘嬷嬷在房间里面什么都没说。如机影今骤然吐口,倒是让刘嬷嬷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她连忙跪倒在顾凝玉的脚下,乞求着:“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啊!”

    贪图银两这些事情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顾凝玉摆出一副惆怅的模样机影,说:“暗通款曲的事情说大就大说小就小,若咱们是普通府邸,今日这事儿两个都要下大狱的。”

    

    刘嬷嬷一听,更是泪如雨下:“小姐!求求小姐了千万不能让静心下大狱啊!她才二十岁视视!”</p>

    “二十岁就学会鸡鸣狗盗的事情,那还真是不简单啊。”顾凝玉 冷声说:“侍女先下去吧。”

    明月将那个侍女带了出去,顾凝玉才起身走到刘嬷嬷面前蹲下机影:“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 其实这些银钱对于咱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凤毛菱角罢了 。”

    “多谢小姐多谢小姐!”刘嬷嬷带着哭腔。

    顾凝玉哈哈笑了一声,说:“不过这些事情如机影何处置不还是我说了算?”

    跪在地上的刘嬷嬷瞬间安静下来 ,俯首的额头上不停的有汗珠落下。身子颤抖着一刻也不停歇。

    随后,她又说:“其实机影这件事情也很好解决,你只要开开你的金口便了了。”

    刘嬷嬷不解:“姑娘要奴婢怎么说?”

    “老夫人这么多年来一直都针对大房,我身为老夫人的孙女十分的不理解,你只需要告诉我老夫人以后还有什么计划就行。”

    她战战兢兢说:“老夫人是大小姐的亲祖母,怎频么会针对大房呢,没有的事儿呢。”

    “是吗?”顾凝玉清冷的声音问道。

    

    这个刘嬷嬷跟在频吴老夫人身边已经二十多年 ,是老夫人信得过的人。可是今日因为自己亲生女儿的事情顾凝玉要她背叛老夫人到底是让她难堪。

    女儿固然重要,可是视视更不能背叛老夫人,一时间刘嬷嬷陷入两难之中。

    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个顾凝玉最是明白不过。若是换位思考,有人让她选择背叛许氏或 者是背叛顾林渊,她一定比刘嬷嬷还要难以抉择。

    

    许久机影不听见刘嬷嬷说话,顾凝玉再说道:“你可以仔细的想一想,让你的女儿和未来的女婿下大狱好呢,还是说出来老夫人的事情好。”罢了又说:“其实你说不说都一个样,先前老夫人那么多计划都被我一一打乱,机影即便是往后再有什么也照样逃不过我的手掌心。只不过是可怜了 你的女儿和女婿了 。”

    抉择是在分岔路口 最难以视视做的事情,刘嬷嬷如今便是抉择。<p>一边是亲情,一边是信任 ,正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最终视视 ,刘嬷嬷还是咬紧牙关将吴老夫人的事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p>

    顾凝玉不是市井小人,刘嬷嬷下了这么大的决心将吴老夫人的事情和盘托出,她自然是要给人家一个好的结果。

    <机影p>仔细叮嘱了一番之后,顾凝玉便吩咐花月好好的将刘嬷嬷送回到住处。

    更安排了花月给她们足够的银子离视视开京都城,为的就是不让老夫人察觉到这件事情是刘嬷嬷做的从而心生怨恨。

    

    原本相府都是同气连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夫人会这样针视视对大房,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万事皆在一念之间 。

    

    康家和吴家如 此针对不过是新仇旧怨,时间久了这些东西根深蒂固起来的时候,也实在是让人心生畏惧。

    有些事情顾凝视视玉不得不提前做打算,到 了老夫人寿宴当天,朝中许多官宦人家都来了人。

    一批一批陆陆续续的从外面进来 ,阵仗之大。

    甚至太子与被封为羽王的四皇子都悉数前来。<视视/p>

    老夫人身为寿星,坐在正厅里面瞧着外面的人来来往往,各个都是达官显贵。如 此三春盛?,反而忧郁起来是否要将计划进行下去。

    相府如日中天,她还有什么不知足呢?

    不知道老司是谁喊了一声 ,顾凝玉隐约听到三公主的名字,便急忙忙上前迎接。

    到了门口,之间司徒绯从马车上下来,顾凝玉刚迎上去准备说话,身后的永王也出现在自己眼前。

    “永王今机影日同我一同前来,你不介意吧?”司徒绯故意问道。

    此时此刻的顾凝玉立刻尴尬到极点,忙说:“怎么会呢 ,能请来公主和永王,我相府蓬荜生辉。”

    尴尬的 将两个人迎到了府里,还没有带着他们去自己的位置上,司徒绯便拉着两个人去了一处亭子里面。

    “我瞧着外面实在是太热闹了,今日左右迎宾机影客的人都在 ,咱们就清净清净吧。”司徒绯说着,问着顾凝玉:“听说这些东西都是你一个人张罗的?”

    她羞涩的点了点头:“前些日子母亲 病了 ,但是祖频母的生辰宴又不能不打点好,所以这些事情都是我替母亲代劳,但是真正做决定的还是母亲。”</p>

    “真不错,你竟然能将这些事情操持的那么好,我当真是佩服老司你了!”< /p>

    的确,十几岁的孩子能将生辰宴举办的这么隆重已然是不容易。

    

    顾凝玉没说话,那司徒绯 看着两个视视人尴尬的样子 ,忙道:“听说前些日子永王去求亲了?”

    她心中一惊,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司徒绯贵为公主即便是顾凝玉心机影中再是不安也不能跟她发脾气,但是不发脾气又实在是看不下去。

    永王脸上总是弥漫着一丝笑容 ,两个人对视一眼,更觉得老司尴尬异常。

    一路上,司徒绯早已经将永王的心思给探知清楚 , 他今日能够和司徒绯一同前往相府老夫人的生辰宴也是因为他祈求了许多次的缘故。

    如此突如其来,顾凝玉实在是尴尬的视视厉害,什么话都不知道说。

    司徒绯这才说道:“相府前几日送了请帖到宫里被我看到了,与永王说了几嘴,谁知道永王喋喋不休总是要求 着过来,如今两个人见了面你机影怎么倒也不说话了。”

    司徒昱修忙挠了挠头,一改往日飒飒之风的模样,有些不安的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p>“视视说一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呀?说一说你们这些年的情愫,有什么不好说的。”司徒绯有些取笑司徒昱修 ,一个堂堂男子汉竟然在儿女私情上面如此的矫情。

    顾凝玉哭笑不得,忙道:“三公主就不要再取笑我们了视视,我与永王素不相识,即便是知道也只是偶尔几面罢了,怎么能有什么旧相识什么情愫呢。”

    <p>“啊?”司徒绯恍然惊讶:“在来的路上永王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永王说你们老司认识了好些年了,而且相谈甚欢,难道是我听岔了?”

    愣了一下,顾凝玉望着身旁的司徒昱 修,那张似曾机影相识的眼睛和差不多的肤色,都足矣让她想起一个人。

    那个人远在天边,如今又 是好长时间不见。顾凝玉心里暗暗想着,不会吧 ,应该不会那么巧。

    机影

    转眼间又想道,她和永王几乎没有见过面, 那么这么多年的情愫是怎么回事?

    司徒昱修看她总是疑惑的样子,忙道:“你忘了?”

    顾凝玉瞪大了眼睛。

    频“昔年在相府,那个树杈上,我可是十分想念你呢。”

    “就是嘛!”司徒绯拍手喊道 :“这几日永王 一直在我耳边絮絮叨叨这些事情,说视视你们隔着窗子 说话能说一晚上 ,当真是羡慕死我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司徒昱修?永王?居然是阿修?

    司徒昱修……

    阿修……

    是了,差不机影多的身形,三年未出现,还有那些权势,若不是皇家的人他怎么有这样只手遮天的本事?

    等到司徒昱修微微一笑,她更加笃定眼前的永王就是阿修。三年前他去了边关,所以从不来探望,后来突如其频来的求亲也是他的真情流露。

    顾凝玉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好乱 ,什么都好乱。</p>如今的她就像是一团浆糊一样,老司脑子一片空白。

    <p>“你还是不相信我吗?”司徒昱修有些焦急,问:“真的是我,我真的是阿修,三年前我去了边关所以我们……”

    猜你喜欢

    49940

    家友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韩国一级毛片免费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