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久久一十

    剧情介绍

    手下莫名其妙地走过去,发现主上竟然在亲自动手修东西。</p>

    而且他自己在那里修理还不算,因为一版岛个人有些不顺手 ,还把他也叫过去了。

    苏辰宇这次拿着修理的储物 法器是一个长形的剑鞘一样的东西。在一次版岛对战之中 ,这个法器受到了损伤。

    

    这次苏辰宇把法器出现裂纹处彻底断开,用特殊的材料重新修补这一段。

    但剑鞘有些太长了,他一个人拿着的时候不太方便影软,这才让手下过来帮忙。

    虽然只是第一次学习着修理 法器而已,但苏辰宇明显对自己的要求非常高,连带着手下固定的姿势,他都要T调整好几遍。

    <p>等他 终于成功地修好了法器的时候,手下觉得比出去和别人打了一场还要累。

    看来早上洗的那一次澡是白洗了,回去之件后还要烧些水冲一冲。

    <p>正巧,手下正蹲在厨房里面烧水的时候,苏辰宇完成了手上最后一点事情,也跟着进来了。

    他也想冲个澡再回件去。

    看到手下也不容易,苏辰宇就没有麻烦他再帮自己烧点水了,准备自己解决。</p><p>江珞安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一觉醒来,天T都已经黑了。

    往旁边一摸,身旁的被褥都是凉的,看来苏辰宇不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

    江珞安迷迷糊糊的,T下意识就想要出去找苏辰宇。

    她听到外面那间屋子里面似乎有隐约的水声,就往那里走了过去。

    苏辰宇刚洗完澡,正在穿衣服,就看到挂在浴桶旁边的帘子被掀开,一张犹带国电着睡意的小脸出现在了帘子后面。

    江珞安一抬头,看到了头发还在往下滴水的苏辰宇,一时间想要说出口的话竟然给忘了 ,就这么直愣愣地站在了原地。

    苏辰 宇看到江珞安没有系好 的国电衣带,穿得歪歪扭扭的鞋子,直接大步走了出去,一把抱起来还在迷糊着的江珞安。

    “外面这么冷,你出来做什么?”苏辰宇一边抱着她往内屋里面走,一边在她件耳边轻声问道。

    江珞安愣了愣才回答道:“我一睁眼,你就不见了……”

    她的语气之中似乎有说不尽的委T屈,听得苏辰宇都快要心疼了。

    但实际上 ,江珞安只是还没睡醒而已。

    把江珞安放到床上之后,苏件辰宇替她理了理衣服,脱掉鞋子盖上被子,“闭上眼睛好好 睡吧,别再 起来了。”

    江珞安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p><p>苏辰宇用灵力弄T干了头发之后,也在她身边躺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江珞安一睁眼,就看到苏辰宇正在她的旁边笑眯眯地看着她。

    江珞安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有些警惕的看着他,“你影软怎么那样看着我,发生了什么事?”

    苏辰宇把昨天晚上她在迷糊状态下的表现说了一遍,江珞安听得面红耳赤。

    T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在没睡醒的状态下竟然是那般模样,痴痴傻傻的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但苏辰 宇却T觉得这样的她可爱极了。< /p>

    眼见现在的气氛正好,苏辰宇变戏法似的从自己背后拿出了一个坏掉的法器。

    “你拿这个东西给我干什么?”江珞版岛安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手上拿出的这个法器已经被损坏了,肯定不是送给她的。

    苏辰宇带着几分得意的对她说道:“这是我故意弄坏的。”

    江珞安迷惑不影软解的盯着他看,“好端端的一个法器,你弄坏它做什么?”而且弄坏了就弄坏了吧,他似乎还很高兴的样子。

    苏辰宇把法器凑到了她的面前,“昨天晚 上我看了好一阵版岛 子书 ,终于明白了这类东西该怎么修理。”

    江珞安恍然,他刚才说了半天,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原来最国电终目的是想要表达这个。

    两个人起床之后,苏辰宇还特意的给江珞安演示了一遍他是怎样修理这个法器的。

    江珞安心里面清清楚楚,苏辰T宇肯定是对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上了心 。

    <p>巫潼当 初那么熟练的 修理坏掉了的法器,肯定在苏辰宇心里面留下了很影软深的印象。所以他才叫一个小孩子一般那样争风吃醋 ,还专门抽时间去学这些。

    不过,江珞安就觉得这样的苏T辰宇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可爱。

    而且仅仅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能够自学到这种程度,苏辰宇进步之快会让许多专门修习这方面的人汗颜。

    江珞安接过来苏辰宇已经修理好的法器T,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后说道:“没看出来啊,你修理的还真不错。不过话说回来,你这醋坛子也太容易打翻了吧。”

    苏辰宇笑着回道:“只有对你才会这样。”

    两个人又在件这里闹了一阵子,时间已经不早了,两人又赶紧洗漱完毕 ,准备出去用早膳。

    巫潼昨天晚上在这里睡了一个好觉,现在感觉神清气爽,所以早早就起了床。

    <p>用过早膳之后,他就过来找苏辰国电宇和江珞安了。</ p>

    昨天苏辰宇离开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说好了,今天一大早几个人就一起出发,苏辰宇送他入宫。

     所以他毫无防备的过来了。

    

    江珞安听巫潼说找苏辰宇进 国电宫的时候还有一些疑惑,“不在这里多住两天再去吗 ,反正这里空屋子有的是,不急这么一天两天的。”

    她还是想让巫潼在这里多休息上一阵,养一养身体再说的。

    对上国电苏辰宇略带寒意的眼神,巫潼直接傻眼了。

    他以为昨天晚上苏辰宇就已经把这件事情告诉江珞安了,所以才会这么早就来找他们两个。但按照现在的情况看来,江珞安似乎对这件事情毫不知情。

    江珞安疑惑的看着苏辰宇,“昨天你们两个是不是谈了什 么,我怎 么什么都不知道?”

    苏辰宇无奈,只能把江珞安拉进屋子里面解释了一番。

    听到巫潼对他的这个决定没有什么异议,影软江珞安也就不准备再多说什么了。他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寻找到另外三个妖王的转世,就算把巫潼留在这里也不能陪他,干脆让他顺着他的心意来好了。</p>

    两个人出来的时候,巫潼一直版岛低着 头,像做错了什么似的。 

    江珞安看出来了他的有些不自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坐下,“刚好我们还没版岛有用早膳,你也回来吃吧。”

    巫潼道:“不用了不用了,我刚才已经吃过了。那我现在出去在外面等你们。”

    他的语速T飞快,说完之后拔腿就跑,一点都不给江珞安留挽留他的机会。</p>

    两个人用过早膳,江珞安还要在房内梳妆打扮一阵,苏辰宇率先出去了。

    巫潼就在屋外面版岛的小花园里面等着他。

    虽然这并不是他的错,但巫潼还是表示了歉意。

    苏辰宇也没有为难他。

    <p>他当时没有告诉江珞安,影软是想让她再好好休息一下,等到今天精神好一些的时候再告诉她。</p>

    等到三人全部收拾妥当之后,管家已经派人准备好了马车。

    一共两辆马车,苏辰宇和江珞安坐一辆,巫国电潼一个人单独坐一辆。

    上马车的时候,江珞安还往巫潼那边看了看。

    “这样做会不会太生疏了,我们这马影软车足够大,装下三个人绰绰有余,完全可以让他来和我们坐在一起的。”

    虽然巫潼坐着的那辆马车也是足够宽敞,但江珞安觉得这样故意的做法有件些生疏了。

    苏辰宇一把把江珞安搂进了自己的怀里,让她在马车里面坐好。

    

    “让他坐在版岛这里,不舒服的会是他。”

    江珞安想了想,觉得苏辰宇说的这话也有道理。

    <p>巫潼见了苏辰 宇总有些莫名的畏惧,恐怕就算和自己坐在一影软起也有些不舒服,还不如一个人单独坐着,想怎样就怎样。

    快进宫的时候,江珞安让人把马车停下来, 自己下去买了几样东西。

    巫潼掀开帘子往前国电面看去,不知道这两辆马车为什么停下了。

    片刻之后,他就看到了江珞安手里面正捏着几样小玩意,满脸笑容地朝他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看到巫潼已经把帘子掀开之后版岛,江珞安伸手把自己刚买的 几样东西递了上去。

    <p>“给你买的几样小东西,希望你还喜欢。”江珞安将那几样东西一股脑塞进了巫潼的手心影软里面。<p>巫潼愣了一下,江珞安已经转身朝着她的那辆马车走了。

    放下帘子重新坐好之后,巫潼开始看江珞安都在他手里塞了什么东西。

    一 个刺绣十分精致的国电香囊,一柄装饰使用的小剑,还有一些孩子最喜欢的面人。

    都是大街上面随意摆放着卖的东西,其实不值几个钱 ,但全部都是江珞安的一片心意。

    巫潼看过一遍之后,小心翼翼的将这些东西全部包起来收好,放进了自己的储物法器里面。</p>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直接进到了皇宫里面。</p>

    见到江傲天后,江珞安把自版岛己此次来意说了一遍。

    <p>她拉过站在自己身后站着的巫潼给 父亲看,拜托他在这段时间里 面多照顾一下巫潼,可以派个人带他去卫燕四处转一转。影软

    苏辰宇会派专门的人手在暗中保护着他的,所以巫潼的安危倒不需要江傲天操心。

    把巫潼托影软付给了自己的父亲之后,江珞安叮嘱了他几句,又和苏辰宇去见了圣女。</p>寒暄一阵过后,圣女想要留他们两个在这里吃午饭, 却被他两人拒绝了。

    <p>今天他们就要重新出发,国电去寻找下一位妖王的转世了。最近这几天在这里耽误的时间有些久了,就算忘川河上面的封印变得牢固了一些,也不能够掉以轻心。

    他们得尽快完成这件事情才行。

    昨天下T午法器就已经被修好了,现在已经有了动静。

    他们要找的人,现在就在云溪境内。

    两人收拾好东西正 要过去,管家却匆匆忙忙的送来版岛了一封飞鸽传书。</p>

    那是苏辰宇的母亲给他传的信。

    信上面写着远古秘境的入口,那处古井出了点版岛问题,让他们尽快过来看一看 。

    事发紧急,这封传过来的书信都写得十分潦草。

    

    就算两人的脚程再快 ,现在敢去那里也有些来不及。

    江珞安唤影软出了榕树精,让他想想办法,带他们两个去那里一趟。

    榕树精也知道此次情况危急,所以没有与他们讨价还价,直接将他们两个传送到了那口古井的边上。

    

    这口古井当时被他们封住了,从井口版岛往下面看去,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但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能从这里看到隐隐约约的亮光。

    <p>但这件亮光却看得人十分不舒服。

    一般人是无法直视这诡异的亮光的,江珞安和苏辰宇修为高强,这才敢直接往下看过去。

    但就算是苏辰宇,看的时间影软稍微久一些 ,也会感觉眼睛有些刺痛。

    猜你喜欢

    49940

    家友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久久一十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