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剧情介绍

    次日,在宁惜枝还 未醒来的时候,沈嘉云早早的便来到宁惜枝的住所。原来这宁惜枝身边还是有沈嘉云安排的人在身边看着,所以沈嘉云一大早便得知了宁惜枝晕倒的消息,心中有些焦急,便过来看望宁惜枝。<女女/p>

    沈嘉云在进去之后,便看到了脸色有些苍白的宁惜枝躺在床上正在睡着,一旁的秋风也是顶着困意一直留侍在宁惜枝身边。

    见到这个场景,沈嘉云也是心疼起了宁惜枝女女,想让宁惜枝好好地休息。他转身对着略显疲倦的秋风,嘱咐着她要好生照顾着宁惜枝,并且让秋风去膳房挑些好的补品给宁惜枝送过来补女女身子 。

    秋风 在得到沈嘉云的吩咐之后 ,也是立刻应下声儿来,待沈嘉云走了之后便去了趟膳房,让膳房的人给宁惜枝煮一些补品送过来。

    回到宁惜枝屋内的秋风实在是顶不住睡意高h了,便靠在宁惜枝的床 边睡着了。就在时辰快要日上三竿的时候,这宁惜枝才醒了过来。

    她挪动着酸痛的身子伸了个懒腰高h,刚想 下床走走,便看到了在自己床边睡倒的秋风,一时之间忍俊不禁。这秋风怎得这般可爱,竟然睡倒在这儿。</p><p>就在宁 惜枝想 要拖着秋风上床让女女她休息的时候,秋风便醒了过来。看到宁惜枝略显粗苯的动作之后,也是吓得赶紧起身,检查着宁惜枝的状况。

    “你这是干嘛?”宁惜枝有些想笑,这秋风怎得一惊一乍的。</p>

    “小姐,你可吓死我了。”秋风见宁惜枝虽然有些虚弱,但精神女女还是好的 ,便也松了一口气的说道。

    “不过是有些累罢了,你怎得一副我要往生了的样子呢?”宁惜枝调皮的捏了捏秋风的脸女女颊,肆意的说着。

    秋风吃了痛,便也赶紧捂着自己被捏的脸,一脸委屈的看着宁惜枝。

    “小姐,我也是关心则乱嘛。”秋风小声的说着。她女女没想到这宁惜枝就算病着也要挖苦自己。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我家秋风最疼我了不是?”宁惜枝见 秋风吃了瘪,便也不再戏弄秋女女风了。只是她转眼看到了桌上的盒子,不禁有些疑问的看着秋风。

    秋风在见到宁惜枝的样子 之 后,便也告诉了宁惜枝那是沈嘉云吩咐自己去女女膳房要来的补品,还要宁惜枝赶紧去用了。秋风一边扶着宁惜枝坐到桌子旁,一边对着宁惜枝说着沈嘉云方才是有多关心宁惜枝 ,听得宁惜枝虽然心中感念高h沈嘉云的关心,但是 也有些想要避嫌的感觉。

    就在宁惜枝服用那些补品的时候,宁凝湘便来到了宁惜枝的院落,想要看望宁惜枝 。</p>

    “惜枝,你怎么样了?”宁凝湘进门便问道。她在听闻沈嘉云早高h上来看望宁惜枝之后,便也有些担心地来看望一下 。</p>

    “我没什么大碍,谢谢王妃的关心。”宁惜枝笼统的对宁凝湘说道。她现在还不知道宁凝湘对自己的意女女思,还是不要说那么多为好。

    宁凝湘在感受到宁惜枝有些疏远的意思后,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在这片刻之中,宁惜枝因为毒素而再次难受了起来。这 一幕也被宁凝湘看在眼里。虽然自己对宁惜女女枝没有什么意思,但是看见宁惜枝这般难受,心中也是有些难受 。她在一旁不知所措看着宁惜枝,想着要帮助宁惜枝却不知道怎么办,抬起来的手也无处安放。

    秋风见状也是连忙在一旁紧张的照看着宁女女惜枝。

    过了一会 儿之后,宁惜枝的症状也缓解了一点。她捂着胸口有些狼狈的看着有些慌张的宁凝湘 ,扯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可是因为难女女受,这个笑看起来似是要哭的一般。

    “你也看到了,我这体内的毒是将我折磨成什么样子的 。这便是那将你带过来的宁夫人的作为。”宁惜枝开口对宁凝高h湘说道 。

    “这......”宁凝湘震惊的看着宁惜枝,听完宁惜枝的话吓出了一声冷汗。她看着宁惜枝此刻难受的样子, 便想到了若不女女是宁惜枝的提醒,及时 的悬崖勒马,自己以后便有可能会是她现在的这般模样,便对宁惜枝多了一分感激。</p><p>她高h转身对着自己的侍女阿暖吩咐着 去自己的小库房挑选一些上好的补品,给宁惜枝送过来。

    <p>在阿暖去的 同时,宁凝湘与宁惜枝也是聊起天来。二人逐渐熟络了起来,也算是交了女女个朋友。< /p>

    与此同时,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秋风虽然放心不下宁惜枝,但还是去开了门。

    “宁侍卫,祁阳王妃差我来请您去一趟祁阳高h王府走走。”来者是一侍女 ,她在开门之后看了一眼宁惜枝与宁凝湘,便恭恭敬敬的向二人行礼 。

    宁惜枝听女女着侍女的话,心中一阵疑惑。这祁阳王妃不是不想自己与祁阳王府有联系吗? 为何又要差人请自己去祁阳王府呢高h?

    宁凝湘看着宁惜枝逐渐眉头紧锁的样子,不知为何宁惜枝会有这个样子。

    <p>“惜枝,我陪你一起去吧,这样也有个照应。”宁凝湘对宁惜枝说道。高h

    宁惜枝听到宁凝湘的话,虽然心中不是很想去这祁阳王府,但碍于面子还是同意了 。

    <p>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宁凝湘便跟着宁惜枝一同去往了祁阳王府。

    宁惜枝到了祁阳王女女府门口时,便已经有人在等着她们。站在门口的竹念看到了宁凝湘也跟着一起来了,有些疑惑,但还是恭恭敬敬的对宁凝湘行了个礼,然后转身引领着她们去女女往大厅。

    众人来到大厅之后,便看见了祁阳王妃在厅中坐等着。

    <p>“见过祁阳王妃 。”宁惜枝与宁凝湘一起向祁阳王妃行礼道 。

    高h

    “惜枝,你们快快免礼吧。这位是?”祁阳王妃亲切的叫喊着她们,同时对不请自来的宁凝湘有些疑惑。

    

    “谢过王妃。”

    “谢过姐姐。”女女

    “王妃,这是太子妃宁凝湘,是陪着我专程过来见一见王妃的,还望王妃见谅。”

    二人平身之后,宁惜枝便向祁阳王妃介绍道。

    “原来如此,这便是太子妃呀。”祁阳王女女妃看着宁凝湘,有些惊讶的样子。

    在沈嘉 云迎 娶宁凝湘那日,祁阳王妃并没有见到宁凝湘的真容,所以也对宁凝高h湘有些不了解。

    “祁阳王妃不嫌弃的话,便唤我妹妹吧。”宁凝湘客气的对祁阳王妃说道,毕竟自己虽然身为太子妃,但这祁阳王妃的辈分还是在自己之上,加 上年龄的问题,自己也是要称作妹妹。女女

    “如此甚好, 还望妹妹不要觉得姐姐招待不周呢。”</p>

    说完之后 ,宁惜枝与宁凝湘便被祁阳王妃热情的招待了起来。

    

    “你们快坐下,尝尝本王妃准备的点心。 来人,上点高h心!”祁阳王妃好好地招待起了来。

    宁惜枝与宁凝湘面面相觑,不知道祁阳王妃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也不敢驳了祁阳王妃的面子,便也向她女女道了谢,品尝了起来。

    宁凝湘自知这祁阳王妃的关注点不在她的身上,便也是在座位上细嚼慢咽的尝着。而宁惜枝的心中却是有着诸多疑问,在浅尝了一口之后便向热情招待女女的祁阳王妃问道:< /p>

    “不知王妃今日找惜枝过来,所为何事?”

    “今日邀你过来,不过是小聚,与你说说话而已,加之想带你去走走祁阳王府,看看这里的样子。”祁阳王妃和善的对着宁惜女女枝解释着。

    在祁阳王妃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有个侍女走到了她的身边,附耳低声说了 几句后,她便挥手示 意这侍女退下。< /p>

    宁惜枝看着这一幕,女女总觉得这祁阳王妃是有什么瞒着自己,但是又不好言说,便假装没有看到,低头喝起了茶来。</p><p>“王妃,你这么急的叫本王过来,女女所为何事啊?”没过多久,宁惜枝与宁凝湘便听到了厅外传来了祁阳王的声音。</p>

    宁惜枝此刻便有些坐不住了。这祁阳王妃怎么回事,把自己请过来之后又让祁阳王叫高h过来,这不是要让他们父女又见面了吗?

    “妾身/惜枝 见过祁阳王 。”众人在见到祁阳王走进厅中女女之后,便齐刷刷的站起来向祁阳王行礼。 而祁阳王在进厅之后,便发现了宁惜枝,顿时感到有些惊讶。这宁惜枝 怎么也在此处呢?

    “王爷不必疑惑,这惜枝是妾高h身邀请过来的。啊,还有这一位,是太子府的太子妃,是陪着惜枝一同过来的。”祁阳王妃向祁阳王解释道。

    高h

    “嗯。”祁阳王应了一声。此刻他的心思全然都在宁惜枝身上 ,并没有怎么理会宁凝湘的身份。

    宁凝湘见状也没有觉得什么,毕高h竟自己只是陪着宁惜枝过来 的,被忽视也属正常。

    “王爷 ,妾身在见过惜枝之后便觉得亲切。不知王爷什么时候才接她回府呢?”高h祁阳王妃见祁阳王并不在意宁凝湘,转而提起了宁惜枝。

    还未等祁阳王 和宁惜枝有所反应 ,祁阳王妃便继续说道:

    “妾身得知惜枝还在太子高h府当侍卫 ,心中便觉得不妥。好歹她也是我们祁阳王府的亲生郡主,怎可草草的做一侍卫呢?”

    猜你喜欢

    49940

    家友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冯仰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