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污的壁纸

    剧情介绍

    <p> 七夕佳节,路上游人如织,顾南君不顾一切地在人群中横冲直撞地前行着,挽歌,等我,挽歌,等我。</p>

     影这时候,夏日的阳光像是一把浓重的油一样泼洒在同样金黄的糖人上,弥漫在一 把把精致的小扇间,翻滚在小贩的叫卖声里,灼烧在白云密布的天际。

    豆大的汗珑电珠从顾南君的额头慢慢流至脖颈,浸湿了洁白如雪的衬衫领子,黑色的西装裤脚下扬起了一阵阵棕灰色的尘土。

      “让一让,谢谢。”

    “让一让,谢谢。”

    < p>他在用力地奔跑 , 不顾一切地奔跑 。

    <珑电p>而此时的林挽歌正在古玩市场尚珍局散心。评书品 画博古今,赏玉鉴石藏珍玩,高大的白墙之后,挤满了许许多多的商人和络绎不绝的顾客,各式各样的珍奇古玩琳琅满目,剔透 无暇影的玉佩、成色极好的翡翠手镯、掐丝珐琅彩瓶唐代鎏金三足银罐、紫铜三足狮耳花瓣香薰炉、青花莲子罐……

    “墨墨,流云 ,走,我们去天鑫阁 转转。”走在夏墨与流苏二人前头的林挽歌着一袭可爱的娃娃领长裙尽显活泼与天真,一把蓬松的头发垂在淡黄色格子上变得更为乌黑。

    

    “好吧,就听你的。”身水玲后的夏墨穿了一身粉红色的修身旗袍,旗袍用着蕾丝与雪纺的巧妙结合使得一朵朵丝质鲜花盛开在了热烈的夏日阳光里,而那胸口处两只栩栩如生的蝴蝶使得夏墨俨然成为了风中飞舞影着的仙女。</p>

    “好的 ,小姐。”今日的流苏穿得与往日不同,也是尽力打扮了自己一番,灰蓝色格子上衣下配了条藏青色的布裤,看起来很是乖巧伶俐。

    珑电于是三人进入了天鑫阁内,门口的商人前来招揽生意;“这两位小姐快过来看看吧,瞧,这串鼠眼菩提手串怎么样,这可是清代紫檀木制的,金贵得很呢,据说呢,还是慈禧太后戴过的呢珑电。”

    夏墨望着那串圆润又极富有光泽的鼠眼菩提手串说道:“珠子倒是好珠子,只是这真的是慈禧太后带过的吗?怕不是你胡诌出来的吧?”

    商人听了回道:“呦 ,呦,呦,呦,好生厉害的小姐,那便不是慈禧太后带过的珠子也是好珠子不是吗?”

    夏墨听了珑电微微笑 :“商家,把你 那珠子拿来给我的好妹妹试试戴戴。”

    “好咧。”对面的 商人殷勤地笑着,水玲将鼠眼菩提手串递了出去。

    接过鼠眼菩提手串的夏墨转而又朝着林挽歌说:“挽歌,快戴上试试,这手串配影你,和你今天的打扮也配。”话正说着就将鼠眼菩提手串撑开,套进了林挽歌的手腕上。

    

    “瞧,多般配。”夏墨的笑 意更加多了些。

    <p>“确实是挺不错的,老板,包起来吧。珑电” 一边的林挽歌将套在手腕上的鼠眼菩提手串摘了下来,又递给对面的商人。

    <p>“要多少钱呢?”林挽歌微微笑,问着对影面的商人 。“五百块大洋。”商人笑得更加殷勤了些。

    “好的 ,这里正好有五百块的银票 ,你收下吧 。”林挽歌从绣花钱袋中拿出了一珑电张五百块钱的银票来。

    商人接过银票就将装有鼠眼菩提手串的木盒子递给了林挽歌。

    “挽歌,走,咱们再去里边瞧瞧吧。”夏墨妖媚一笑,挽着林挽歌的手臂继续往里面走。

    “小姐好 ,要瞧瞧吗?”

    “留步嘞,二位小姐”

    

    ……

    这时候的顾南君已经到达了曹娥庙里,曹娥庙影坐西朝东,背依凤凰山,面向曹娥江。

    看见院落里满眼前来祭祀的男女老少,顾南君寻不到林挽歌的半分珑电踪影,于是便不自觉地走入了正殿之中想要再探寻探寻,挽歌啊,挽 歌,你究竟是在哪里的?你不知道我寻你寻得好苦哦。

    <p>正殿之影中四根金柱坚硬如铁,外翻的三道卷棚营造了无比庄严肃穆的氛围,铜色孝女曹娥的宝象坐落其间,仔细望去,她梳一软牛角发髻,着一身美妙罗影衣,端一盘可口蟠桃,踩一片轻柔祥云,裙带拖于其上,孝顺感动人间。

    顾南君仔细辨别着正殿之中的女孩身影,却依旧没能寻找到林水玲挽歌于是只好作罢,接着 又心生一计,想要在寺庙门口守候着,好能拦截住祈福准备回家的林挽歌,接着便走到祈福的地方跪在蒲团之上向曹娥祷告,曹娥娘娘,曹娥娘娘,一定要让我顾南君在这里找水玲到挽歌,一定要让我找到挽歌啊,保佑我 ,谢谢您了。随后便大迈步走向了寺庙门口的树荫底下等待着林挽歌的出现。

    <p>树荫底下有橙黄色的缎带缠绕着飘飞 ,一块块绑水玲着红色丝线的祈愿牌正随着风飘摇,顾南君就这样站立在树底下直勾勾地看着庙门的位置。 </p>

    而另一头的林挽歌还未舍得从琳琅满目的尚珍局中抽身,正在饶有水玲兴致地观赏 着各种奇珍异物。

    “墨墨,流苏,你瞧,这块玉佩成色极好,雕刻的树片状也是栩栩如生。”林挽歌指着一旁的玉佩与夏墨、流苏说道影 。<p>“还真是块好漂亮的玉佩呢。”夏墨将一双丹凤眼转向了林挽歌指着的方向,眼睛里发出了灼灼的光华 。<p>“这位小水玲姐真是好眼光呢。”卖玉器的老板上前搭话道,“小姐要不要戴上试试呢?”</p>

    林挽歌听到了这句话忙不迭水玲地说道:“啊,不用了,我可再也没钱买这块玉佩 了。要不墨墨你去试试吧。”

    夏墨听了林挽歌的话倒是很淡定 :“怎么了,挽歌,没钱就不能试影试了吗,我也没带够钱,瞧我的。老板,我可是没钱买你这块玉佩,可以借我试戴试戴吗?”

    “当然 可以了,有您这样美丽动人的小姐佩戴在下的玉佩是在下的荣幸。”卖玉器的老板满脸堆笑,双手将水玲玉佩奉上。</p>

    夏墨接过了老板手里的玉佩,一双细白鲜嫩的手快速地将红绳子撑开,这才将玉佩挂到了如天鹅般修珑电长白皙的颈上:“挽歌、流苏好看吗?”< p>玉佩的绿晕衬得夏墨那张如凝脂一般的脸更为娇嫩美白,让林挽歌看了连连叫好:“好看 ,好看,和墨墨极为相配呢。”<p> 后面的流苏看了也连忙附和珑电道:“好看,好看 ,夏小姐戴上这块玉佩可真 是好看呢。”

    夏墨听了粲然一笑 :“谢谢了。”

    于是便将颈上的玉佩摘下来还给了老 板:“老水玲板,给。”

    “小姐戴上极美,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买走它吗?要不我给小姐再便宜点可好?原价呢是三千块现大洋,现在呢给您这 个 价,两千五怎么样?”狡黠的老板马上说道。

    珑电“不了 ,我也只是图一时的新鲜,过一段时间也就不喜欢了,所以还是决 定不再浪费那点钱了。”夏墨听了还是婉拒了老板。

    “那好吧,那就欢迎小姐的下次光临了。”老板失落又牵强地笑了笑。水玲

    三人在热闹的尚珍局里面逛得不亦 乐乎,到了太阳渐渐西斜才尽兴而出。橙黄色的夕阳像是在 西边留下了一副瑰丽又浓重的泼墨画流入了珑电林挽歌的眼眸,徐徐吹来的暖风环绕在了林挽 歌的周围。</p><p>“终于是出来了,里面有些闷呢。”走在后面的流苏朝着前头的两位小姐说道,额头珑电上出了一些细细的汗水。</p>

    “流苏着是热怕了吗?来,我给你擦擦。”林挽歌听了流苏的话转过身去,将自己的 帕子从衣服口袋里边扯了出来,伸过手去想要帮流水玲苏擦擦额头上的汗水。

    流苏见了有些受宠若惊:“小姐,莫要,恐脏了小姐的帕子。”一遍又用手挡住了刘挽歌递过来的帕子 。

    “哎呀,没事 的,你也是我的小妹妹啊。”刘挽 歌笑影笑,用左手 将流苏挡住了的手往下按了按,再用右手温柔地替流苏将额头上的汗水轻轻地擦去。</p>

    “好了,小姐,没有了。”流苏见了有些感动。

    “别动,我看看,嗯,是没有汗水了呢。”林挽歌一水玲边说着一边毫不嫌弃地将帕子再收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走吧,瞧你们这对姐妹俩 ,天色也不早了呢,我们快些走吧,还赶着前往曹娥庙去祈福呢。”走在最前面的夏墨催促着林水玲挽歌与流苏两人。

    <p>“好咧,好咧,墨墨你别急哦。”林挽歌回了夏墨一句。

    “让夏小姐久等了。”流苏有些娇羞地笑了笑,脸上挂了些淡淡的红晕 。

    天边红影霞满天,商街的夜市悄然拉开了序幕,一盏一盏的橘黄的灯笼初露头角,接连着商街,又上下此起彼伏,形成了一影条又一条美丽的弧形波浪来,倒映在林挽歌一闪又一闪的眸子里。

    “墨墨,流苏,你们看,这些个灯笼可真是好看呢。”林水玲挽歌看得有些入了迷 。</p>

    夏墨与流苏随着林挽歌的一怔也只住了脚步,夏墨首先说了话:“哎呦,你又不是第一次见了,还这么副痴样,有些好笑了呢,哈哈。”<水玲/p>“是啊 ,小姐,咱们又不是第一次见呢,快些走吧。”走在后面的流苏看着林挽歌的痴样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呵呵,呵呵。”</p >

    猜你喜欢

    49940

    家友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污的壁纸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