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亚洲视频

    剧情介绍

    

    再见不一定是因为有缘,也可能是有所亏欠。

    明国的夜空总是星河密布,像极了清瑶河畔的满天星,李轩一个人坐在心四石阶上,他落寞的影子被殿前挂的大红灯笼拉的老长,身后传来丝竹声,大殿里热闹非凡,可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刚才那一眼,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吗?她,还活着?

    <花开p>李烨扭头瞧了瞧子白,只见她正笑意盈盈的盯着上官幽若,还俏皮的眨了眨 眼,丝毫不知道此刻自己的可爱模样早已是把名动全国的烨王迷得是五迷 三道了。

    <p花开>自从那日玲珑将子白在夏国时与李轩的种种传闻告知李烨后,他就隐隐觉得不安 ,所以他特意安排了这段身世,还让母妃将子色房白介绍给大家 ,也是为了日后子白可以名正言顺的嫁入烨王府。

    他心里想着,自己从前那般狂妄,从来 没想过自己也会有想要与一人终老的一天。从来都是别人绞尽脑汁的想要爬上自己的五月床,没想到如今却是风水轮流转了,只不过眼前这个女子,她失去了记忆,若是她想起自己的过往,还会不会有这般明媚的笑脸呢?<心四p>夜宴还在进行,沈锦儿见李轩许久不回 ,便偷偷溜了出去,她小心翼翼的提着裙摆左右眺望着,不远处的台阶色房上,李轩一 个人默默的望着夜空 静默,沈锦儿轻轻的走到李轩身边坐下,她扭头见李轩 依旧看着夜空不说话,于是轻声问道:“轩哥哥,你色房在看什么?”

     李轩的侧脸十分好看,沈锦儿傻傻的迷恋着他,他没有看她,而是开口道:“夏国的夜晚会有萤火虫,明国没有。”</p>

    沈锦儿顺着李五月轩注视着的地方望去,她 道:“夏国有什么好,轩哥哥,那些不好的记忆,你就不要回想了,你不知道,这些年你远在夏国,我每每想你都望着南边的星空,我多希色房望可以有一瞬间可以和你一同看向月亮呢,那...也算是同你一道赏月了吧。”

    李轩没想到,沈锦儿竟然这般深情,花开他忍不住回头,只见少女的眼里闪烁着期待的眼神,满眼都是自己这张虚伪的脸,没错,自己不早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骗子了吗?

    

    “锦儿,天凉,五月快回去吧。”李轩将藏在袖子里的手撰成拳头,顿了顿说道,他还是忍住了对眼前的人说出实情的冲动 。</p>

    从决定复仇的那天起,他 ,就没有回头路了。

    只是 ,殿里的青衫女子,会是她吗?<心四/p>

    夜宴接近尾声,李轩带着沈锦儿一道回了,刚进殿,就被明历帝叫住了,熹贵妃见此脸色十分难看,该来的还是要来。

    明历帝道:“轩儿,你为明国吃尽苦头,虽然封了王,但是这些年为花开朕蹉跎竟然不知不觉就到了议亲的年纪,父皇听闻你与丞相之女有情 ,这般,便为你们赐婚可好?”

    <p>李轩与沈锦儿跪在宴会中央, 沈锦儿听了明历色房帝的话十分开心,面上早已泛起红晕,只是李轩却没有开口,他微微的侧目,只见那青衫女子正愣愣的看着自己,分明 是十分熟悉的眼睛,却没有以往情深的眼神,大概心四只是长得相似吧。

    

    李烨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下对子白的身份更加确定了。

    丞相见 李轩犹豫,面上有些挂不住,他轻声咳了一声,李轩这才回过神来,他道:“回父五月皇,儿臣自幼与锦儿妹妹相熟,她对儿臣情深义重,儿臣也对她倾慕许久,能得父皇赐婚,儿臣甚是欢喜,儿臣谢过父皇!”

    沈锦儿听了扭 头看着李轩,眼里竟然有泪光五月闪烁,原来,自己竟然不是单相思。

    

    一旁的李洁儿见此暗自低下头,嘉贵妃只当是小女孩懵懂,只当是沈锦儿嫁人 了五月便不会与她亲近了,所以七公主才会这般暗自神伤。

    李烨盯着子白的脸看了许久,子白的脸上没有丝毫诧异,她只是与上官幽若 对视着微笑着,似乎根本不认识眼前的轩王一般。

    <花开p>此时华丽的宫殿里,看似一派祥和欢喜,暗地里却不知几人欢喜几人忧。

    宫宴结束后,上官幽若拉着子白花开去下清院喝酒,子白却觉得一阵眩晕,倒在了李烨怀中 。

    ******

    

    上清院

    <p>子白安静 的躺五月在床上,她的眉头微微皱着,不知梦到了什么。

    上官云浩已经来看过了,子白并无大碍 。

    花开

    李烨就这么瞧着她,似乎是想要瞧出她梦到了什么。

    “不要...”子白一声轻哼 ,一把拉住了色房李烨的手,她的小手冰凉,接触到李烨的手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看着那双葱白的小手,李烨忽然不想在端着了,什么夏国的御史小姐,什么李轩的旧时情人,什么徐徐图之心四 ,不管她从前是谁 ,是什么身份,如今,她是子白,是我的子白。

    “我在 。”李烨将身子向下靠了靠,好让子白抓着自己舒服一点,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嘴角忍不住勾起,原来喜欢一心四个人,竟然可以让人放下防备,用自己最柔软的心去靠 近她,越是靠近她,自己就越是心呼雀跃,在嘴角终于碰到那张小脸的瞬间,李烨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欢喜。

    

    他看着子白苍白的小脸变得红润, 方才害色房怕的神情已经被一个浅浅的甜甜的浅笑替代,嘴角的笑意更甚 了。

    从前为了拒绝那些心怀鬼胎的女人们,他不惜毁掉自己的名声,让人传扬自己残暴心四好色,好让那些人断了对自己的心思,日子久了,身边没有个女人,总觉得自己清心寡欲,一心想着早日得到布阵图,好可以一统天下花开,竟然不知道这儿女情长原来这般缠绵悱恻,真叫人欲罢不能。

    “嘭”,窗边突然发出一声声响,李烨方才放松了警惕 ,竟然没有感觉到有人在窗外,他为子白将床幔拉下,转身追了出去。

    <五月p>黑暗中, 秃鹫与飞鹰已经追了去 ,那黑影隐匿在夜色里飞快的跳跃,此人轻 功实在了得,见秃鹫和飞鹰追了出去,李烨转身回到了子白的窗边,只见那红木窗户半开着,旁边的墙上留下了一个 鲜红心四的拳头印。

    李烨摇摇头笑着说道:“怎么,才刚赐婚,这么快就后悔了?”</p>

    鹦鹉听了动静急五月急的赶来,却见李烨看着窗户自言自语,于是上前问道:“殿下,您...您怎么了?”

    李烨回头敲了鹦鹉脑袋一下,做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轻 声的放下窗户转身出了上清院。

    鹦鹉跟在李烨身色房后问道:“殿下,子白小姐没事吧?”

    李烨走在前头答 道 :“无事。以后加强府里的巡视,尤其是上清院,多派几个暗卫来。”

    鹦鹉道:“是。可是心四...今日那人轻功了得,不知为何会出现在子白小姐的屋外 ?”

    李烨停下脚 步转身看着鹦鹉忽然笑了,见此一色房幕 ,鹦鹉吓得一哆嗦,殿下这是怎么了,有人扒 窗户居然还笑得出来。

    李烨道:“有人自作孽弄丢了一个宝贝,如今见宝贝在我手里,想必又要恨上我色房几分 。”<p>鹦鹉一头雾 水,见李烨说完就走,急忙追上去问道:“宝贝?什么宝贝?谁敢觊觎 我们烨王府的宝贝,嗯?我鹦鹉第一个揍他!”

    ** ****

    五月<p>轩王府</p>

    李轩来不急换掉夜行衣,他呆呆的坐在正堂 ,两个小丫鬟见他手受了 伤,不知该不该上前为轩王换药,虽然轩王看上去温润如玉,但是他身上总有一股冰冷的气息, 小丫心四鬟们正踌躇不前 ,却听见李轩开口:“传老顽童和小顽童!”

    < p>堂外,老顽童与小顽童眼神交汇,正想着这么晚了轩王怎么会召见他们,却忽然听见杯子被摔得粉碎的声音,他二人不敢耽搁,急匆匆的心四进了殿,老顽童道:“参见轩王,不知轩王深夜召见所谓何事?”

    <p>小顽童附和道:“是啊,轩王,出什么事了?”

    花开

    只见李轩缓缓的抬头,眼里布满了猩红的血丝,他的眼神暴戾,仿佛下一刻就要变成杀人的修罗一般,他对着老顽童和小顽童嘶吼道:“你心四们说她死了,说她被折磨死了!可她分明还活着 ,她活着! 我不知她是怎么活下来 ,怎会活下来的!可她分明是活着!”

    说着他又摇晃着站了起来,身边两个小丫鬟吓得不轻,身体像筛糠一样抖个不色房停。

    李轩如此盛怒,难不成是和夏国的那位姑娘有关?

    老顽童一脸的呆相,显然是被突如其来的责问五月吓傻了。

    小顽童则拉着老顽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小顽童急忙问道:“轩王说的可是那位温姑娘?”

    李轩上前一把抓起小顽童的衣襟,“你说她死了,色房你说你将她葬了!”

    老顽童见状急忙求情说道 :“轩王 ,我们确实是亲眼见她被伤的体无完肤断了气的呀!”

    李轩将心四小顽童放开转头看着老顽童吼道:“可她分明活着!我亲眼见她,我是亲眼见到她了!”

    小顽童终于得了自由,费力的咳了起来心四。

    老顽童不解的问道:“轩王,你当真见了温姑娘?可 是我们亲手将她埋葬了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小顽童咳了 好一会,声音沙哑的问道 :“轩王,你在花开哪里见了她呀,不会是看错了吧?”

    李轩摇摇晃晃的转身跌坐在椅子上,他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痛 苦的哽咽,久久不 语。

    她还活着 ,她真的五月活着,她就在明国,就在李烨的府上,在李烨的怀里 。

    她浅浅的笑着,还是向从前那般明媚可 爱,可是我却当她死了...

    <p>就在两个小丫鬟吓得即将窒息的时候,李轩五月终于开口了:“拿酒来!”

    哪怕只是来讨债,只要是能再见你,叫我死一万遍也甘愿。

    猜你喜欢

    49940

    家友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亚洲视频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