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恐怖片 bl漫画多肉

    bl漫画多肉

    1.4分 75次评分

    分类:纪录片 大陆 2021

    主演:黄杨钿甜,张雅钦,陈星旭,黄杨钿甜 

    导演:刚毅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9-27 05:27:47

    剧情介绍

    高考过后的那个夏天过得异常的快 ,颜彦和宋南乔不在一个学校,但是还同样在一个城市。在同一个城市的还有 另一个人 ,吴欣然。颜彦在小学的时候就认识她,两人应该算得上bl是发小。颜 彦和宋南乔的相处方式是两个人互帮互助 ,一起成长一起哭一起笑,不装单纯,也不做作。颜彦和吴欣然的相处方式便是颜彦始终在帮助她,大事小事,无微不至。只要是吴欣然说bl的,颜彦都会尽力帮助想办法。但是最终谁也没想到吴欣然会说“颜彦,你凭什么拿你的想法来左右我,你就是在我这里找存在感,你真叫人恶心。”

    颜彦所想象的大学是六层的图bl书馆,三四栋食堂,单人宿舍,上床下桌,但是颜彦的大学校园,额,用导员的话来说就是一把瓜子走完一个校 园,还多肉能在寝室多睡会儿不用走那么多的 路。在酷暑的阳光下军训的颜彦内心凉飕飕,即使是下乡也不带这样体验生活的吧 。

    <漫画p> 颜彦在这样的校园里虽然破旧每天无事可做,但是她离李歧峰却越 来越近了 ,这让她很开心。高考之前颜彦就已经 对李歧峰表明心意,那是个很冷的男漫画人,在得知颜彦的心意之后,他告诉颜彦,“你先好好参加高考,高考之后我们再聊这件事。”当时的颜彦开心的拿着手机一晚上没有睡好。</p>

    bl 高考之后的某一天李歧峰约颜彦在江边相见,这天的天气不太好,天上没有一块蓝色,都是灰沉沉的云。颜彦临出门的时候还在想,今天可能要下雨。颜彦漫画到江边的时候那个男人在那里静静的坐着,看着远方。

    “肌理细腻骨肉匀。 ”这种形容女人美貌的句子,用在李歧峰身上也毫 不夸张。

    “小白,来多漫画久了?”李歧峰肤色比女人还要白,所以在 初识相熟不 久后给他取了个绰号。

    “你每次这多肉么叫我我都觉得我旁边儿有只狗。”李歧峰难得流露出笑容,但是颜彦还是觉得他的面相很冷。

     “你叫我出来 不会是干坐着的吧!”颜彦坐在台阶上,江边的漫画风吹的异常凉爽。李歧峰看着颜彦,一眼都不再错开。“你摘了眼镜到底能不能看清楚我。”说着,颜 彦伸手拿下了李歧峰的眼镜,背手放在bl身后,其实颜彦只是被这个男人看的很尴尬 。

    “颜彦 ,我想过了,我喜欢你。”男人的眼光明 明已经迷离,但是还是准确的摸向颜彦的脸,俯身吻在女人的唇上。

    颜彦漫画有片刻怔愣后,挣脱了男人的束缚,“李歧峰,你的意思是你也喜欢我?”颜彦的目光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是,我喜欢你。你漫画是了解我的,如果你不说,我这辈子是不会说出口的。”李歧峰双手捧住女人的脸。

     此时的女人很高兴 ,同时也很无措,男人此刻的话并没有让她意识到先说bl出口的人 ,一定输得最惨烈。

    “那个,我还有事,宋南乔 找我去她家,今天天气不太好,你就先回家吧,我们电话联系。”颜彦的笑容在灰暗的天气中显得异常明媚,说完颜彦小跑漫画离开,不出几步又跑了回来,把眼镜放在李歧峰手中再次小跑离开。

     李歧峰把眼睛戴上,看着前面慌张而逃的女人嘴角勾起笑容,这个女人的傻劲儿还真是可爱。

     跑到马路边上,颜彦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在车上拨了宋南乔的电话,这个时候她只想跟宋南乔说几句 话,她第一想到的也只有宋南乔一个人。电话才刚接通,不等对方说 一句话 。“宋南乔bl,你知道吗? 刚才在江边儿李歧峰说喜 欢我 ,他还主动亲我。”对面的宋南乔有点儿懵 ,不应该阿,那就是一冰块儿,难道夏天太热多肉融化了?

    <p>  “颜彦 ,是你发烧说胡话还是我没睡醒。”

    <p> “阿~~~~~”颜彦一个大嗓门,持续了最少五秒钟,她明显感觉到刚才司机的方向盘好像都抖了一下。“现在那,漫画你醒了没有!”

     “我去,不是吧,你快来我家楼下等我,我现在就要见到你。”颜彦想的出来现在的宋南乔会有多惊讶 ,“你到我家 得多长时间?”

     “师傅多肉,直接去团结小区。”颜彦对司机说了一声,“也就两分钟,你快下来。”</p>

    司机开车到楼下的时候宋南乔已经在楼门口等着颜 彦了,“宋南乔 ,快上车漫画。”颜彦打开车门叫了一声宋南乔。

     “颜彦,你 是不知道,刚才我在家,你跟我说完之后我就说不行我要出去找颜彦去,就紧忙漫画收拾。我奶她们问我你咋的了,以为你出啥事儿了那 !”宋南乔一脸夸张,拉着颜彦的胳膊开始各种八卦 。“师傅,去三中对面的阿拉丁。”那里有两人最爱喝的bl草番(全称草莓番石榴) 。

    

    这是个小城,无论到哪儿都是几分钟的路程,到了阿拉丁平稳坐下的两个人开始聊天,宋南乔逼迫颜彦说出所有多肉,一丁点儿不能保留。

    宋南乔听了全部过程后说,“颜彦,我担心这个男人不是你能把握得了的。”

    “这有什么可把握不把握的,漫画他不像你想的那么复杂但我也知道他没有那么简单。当年他能心甘情愿替别人背事儿被开除也是他心之所愿,后来他再没上学,一直在飘。但没关系阿,他对我没有心机就行了。”漫画颜彦权衡利弊之间终是往李歧峰所在的天平一端倒去。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就好好的吧,毕竟你也喜欢了他这么bl多年了,那个叫纪凌峰的人失联之后一直都是李歧峰在你身边,虽然不会说话,不会安慰人,但起码他能做到随时随地都出现在你面前。”颜彦听了宋南乔的话多肉,剥开心果的手顿了一下 ,是阿,纪凌峰当初走的时候说过会再联系她的,可是到如今这么多年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当初李 歧峰也是被开除的,但是在不bl久后加了她的QQ,如果有心想联系她,那么就一定能联系上。

    

     “不管怎么样还是很开心的。”颜彦把手中剥开的开心果喂给宋南乔。两人闲聊许久,直到宋南乔的手机响了起来。漫画

    “喂,奶阿,她没事儿 ,好事儿我才急着出门的,哎呀 你放心吧,我俩等会儿就回去。”颜彦只能听见这边的宋南乔一句两句的 说着,但是她大概能猜到内容。

    肯定是漫画宋南乔出门的时候急吼吼让奶奶担心了,还以为她们俩怎么样了那!

    “颜彦,今晚去我家,多肉在我家楼下的向阳烧烤喝 一杯,多要一份锡纸翅尖,心不心动。”宋南乔双眼放电,对着女人谄媚的笑。

    

    “行吧行 吧,别拿你那种眼神看漫画我,我给我妈打电话说一声。”说着颜彦拿出电话打给母亲,没说几句话就挂了,基本上也就是知会一声。

    漫画  颜彦无聊的校园生活都不如记忆里的那一天,军训的时候累了想起那一天她会笑,躺在床上看着男人的头像她会笑,反复看着聊天记录的她还是会笑多肉。大学的男生虽有搭讪,但是在颜彦眼中都跟李歧峰没法比。</p>

    “宋南乔,十一放假一起回家吧 !bl陪我去买生日礼物 ,李歧峰快过生日了。”躺在床上的颜彦给宋南乔发了一条微信,这就是闲聊二人组,俩人因为屁大点儿事儿都能聊到后半夜去。

     多肉

      “嗯 ,行阿,那我就不跟杜清一起走了还怪麻烦 。正好去我家住,好长时间没吃杨记酸菜米线了。然后bl咱俩早上起来就去买。”宋南乔也是一吃货,而且还能随时为了她抛弃碍事儿的男朋友。“话说你想买什么礼物给他。”

    多肉 “他比较喜欢简单的,而且他平常抽烟,那我就送他一个打火机。去年送的毛衣他不爱穿,前年送的钱包他也觉得麻烦出门漫画不爱带。”颜彦细数了一下这些年送的东西,决定今年送一个实用的。“ 江南欧亚有一家Zippo专卖店,咱俩到时 候一起去。”

    颜彦在跟宋多肉南乔闲聊的时候吴欣然给颜彦发了个视频,颜彦接起来,吴欣然自从上大学之后每逢遇见什么事儿都会 悉数说给颜彦听,颜彦也向来习惯了 。“颜彦,十一放假一起回家吧,安泽他有事得晚两天才能回去 ,咱们俩bl一起走吧!”比较讽刺的是宋南乔能为自己抛弃旁人,而吴欣然向来会为了旁人抛弃她。有一句话叫做将心比心,吴多肉欣然在内心从来都是旁人至上,那么在颜彦心里向来也都是宋南乔为先。不是颜彦心气儿小爱计较这些,这些是人人都懂得的道理,颜彦不会傻到孩子都不如。

    “bl我刚跟宋南乔约好十一一起回去,这会儿她应该已经买好票了。”颜彦没有直接拒绝,但是话里的意思任谁都能听明白。“要不你跟我们俩一起走 ,你俩也不是漫画没见 过。”吴欣然以前跟自己说过,说觉得宋南乔这个人不怎么样,不爱接触。

     “那就不了,我跟别人一起回去吧多肉,那过两天你陪我去跟纪凌峰和他战友他们出去玩儿吧。”颜彦听到这个名字心中一愣,“纪凌峰和他的一个战友在追我,我多肉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过两天一起去玩儿的不止他们,还有好多其他人。我自己我有点儿不敢,你陪我去吧好不好。”原来多年不联系真的不是漫画因为找不到她,其实只是他有他自己的生活了。

    “我觉得还是算了,毕竟是你的朋友,我过去不仅唐突了,bl而且会很尴尬的。”颜彦顷刻就已想到应对。

    “你以前不是跟纪凌峰关系很好嘛,见面也不会没的聊,你 就陪我去吧,再说得跟他们待一天那,晚上bl还要一起吃饭,你就放心我自己那么晚回家吗?”吴欣然开始打同情牌 ,颜彦一时束手无策。

     “那到时候再说吧 ,我先去洗漱了,bl先挂了。”颜彦率先挂了视频聊天。

     一整个晚上她都魂不守舍,想起曾经跟纪凌峰的种种,当初那个大男孩儿为自己漫画出头,会害羞脸红,至今颜彦依旧记得当初纪凌峰走时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难道 是那句话让他多心怕自己给他添乱才多年来不联系吗 ?也是,他现如今喜欢的人,护着的人都已经不是自己了。bl颜彦闭上眼睛 良久均匀的呼吸声才证明了她睡着了。

    当颜彦跟宋南乔同时出发去到火车站的时候颜彦真尼玛后悔信了宋南乔漫画的鬼话,明明说路程不远但是却让颜彦在客流量那么多的车站站着等了两个小时,真是宁愿相信世上有鬼 ,也不能相信宋南乔的破嘴。

    当宋南乔看见站在检票口等她的颜彦时,一个多肉饿狼扑就把颜彦扑了倒退了三两步,“颜彦,我好想你哦,这么长时间不见,我真是寝食难安,你看我都瘦了。”宋南乔无非就是怕颜彦当众人面爆粗口。</漫画p>

    “宋南乔 ,你刚刚那个扑差点儿给我直接扑到站台里,你确定你瘦了?”颜彦把宋南乔 这一坨从自己身上推开拿出揣在包里的票。“你现在 这个矫情劲儿不去演漫画古装剧真的是浪费人才,你当时怎么不报考北京中央戏剧学院。”

    

     “当然是舍不得你,要不然以我的绝美姿色肯定是要在娱乐圈多肉红的发紫发黑才算罢休 。”检票的队伍以龟的速度向前一步两步。

    “我看你适合去岛国拍某片,以你的身材姿色,绝对能把苍井空波bl多野结衣这些全部干掉。”颜彦偏着头,对下巴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女人小声耳语。

    <p> “颜彦,你丫这张嘴找抽那。爷度量大,不跟你一般见识。”宋南多肉乔双手攀上颜彦的肩膀两侧,引来旁人瞩目。

    “嗯,我不否认,你肚量大。”说着,颜彦手臂怼了一下宋南乔的肚子,原来平坦的肚子现在多肉摸起来更加舒漫画服。还不等颜彦反应,身后的女人抓住自己的致命弱点,痒痒肉。

    “颜彦,你非让我现在出手的这可不怪我,本来想回家再 收拾你,但是老娘忍不了你这张嘴了,我现在就 要收拾你。”宋南乔在身后开始多肉展现这些年她只针对颜彦一直练的炉火纯青的功夫,千手观音挠痒痒,防不胜防阿。

    “别闹了 ,我知道错了,检票,咱们回家。”颜彦抓住了宋南漫画乔的手,心中默哀。

    两人说说笑笑一路,中途颜彦睡了一觉,她昨天晚上本来就没怎么睡好,在晃动多肉的车上 ,颜彦并没有靠在宋南乔身上,她舍不得宋南乔太累 ,而且如果累了她也不会跟自己说,就会那么忍着一路。bl

     颜彦把头靠在车窗上,长发遮住了半个面庞,那 还稚嫩的脸颊没有多少岁月的痕迹,在阳光的照耀下像天使一般宁静。车厢的空调开的 很凉,宋 南乔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盖在了皱着眉自己抱着自漫画己肩膀的女人身上。这个女人宋南乔向来知道,很会照顾她,比如她们两个人在每家店里要吃的东西喝的水都不一样,但是这漫画些颜彦都会记得,吃杨记米线她喜欢喝的水蜜桃味儿的果汁,吃砂锅她喜欢喝的金桔柠檬 ,吃干锅鸭头喝的热水都是颜彦一 杯一杯给她晾凉的。宋漫画南乔不禁在心里回想 ,自己照顾不到颜彦什么,因为她总是给自己感觉什么都不需要。

    到站后多肉的颜彦被宋南乔叫醒,走出通道后直接打的到家。过节真的是不得了,客流量大约是平时的五倍还不止。

     当宋南乔和颜彦艰难爬上4楼时已经大汗淋漓,这种鬼天气如 果穿多了会热 ,可是如果穿少了多肉 一阵风过来就阴冷阴冷的。</p>

    “奶奶,我们回来了。”颜彦跟宋南乔异口同声。

    bl “你们俩快把东西放下进去歇着,他爷去把冰箱里的水果给孩子拿过来。”宋奶奶拉着两个人的手走进房间坐在床上,回头指使宋爷爷。“你们俩这一路累坏了吧,吃点儿水果凉快凉快,饭都快做好了,哎,这成天盼多肉着回来,可算是回来了,我这心里都可想你们了。”

     “奶奶,我们也想你,这不回来就过来了嘛 。”颜彦把另一只手搭在老太太握着自己的手上。

     “奶,你快bl去看看菜吧,可别糊了,我俩歇一会儿。”宋南乔拉着宋南乔躺在床上,拿起宋爷爷拿过来的水果吃了一口。

     “颜彦,你想什么那?吃水果。”宋奶奶去厨房之后,颜多肉彦脸上的笑容消失,也没有吃水果。

     “宋南乔,我跟你说,吴欣然跟我说纪凌峰在追她,而且这两天要约出去吃饭,还叫我 陪着她……”颜彦把事情原委说个多肉清楚。“而且最近李歧峰对我也突然冷淡下来,总感觉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但是还什么都没发生。而且上次见面的时候他还说什么我们俩也没说多肉在一起什么的,他说要去上海然后先不确定关系让我等他回来再在一起。”颜彦当时听到也对这种说法感觉莫名奇妙,如bl果说想拴住一个女人那不就是要在一起嘛,除非是想考验她?或者不想跟她在一起?

    宋南乔的分析基本上跟颜彦想的如出一辙,“我当时就说过,李歧峰不是你能攥住的男人 。纪凌漫画峰既然已经喜欢吴欣然了,那你这个心结也该了了。”

    “就是比较纳闷,不知道因为点儿啥,感觉自己好像是被甩的那个,心塞。”颜彦皱着眉头,可还是怎么也想不通。 “好了,干嘛非得往回活,得 向前看啊,总不能一直总想着他们不是。”宋南乔努力开导颜彦,“漫画你们学 校怎么样,帅哥多吗?有没有追你的。”

    <p>  “有是有,但是长得不怎么样 。而且这学校的人感觉都特自来熟,军训的时候我们几个一起走开玩笑,然后她们说bl要把我卖了,我刚说卖了也没人买旁边坐着的那几个男的就在那儿特大声的 说他买,我跟你说贼尴尬,因为这事儿她们笑话我好几天。漫画”<p> “啧啧,到哪儿都招风。”宋南乔满脸调侃。</p>

     “吃饭了 ,快出来吃饭。”宋奶奶在厨房喊,两个人纷纷出去帮忙端多肉菜。</p>  宋奶奶做了酱鸡脖,颜彦和宋奶奶两人看着在啃骨头的宋南乔。以前宋奶奶说过,她的啃法儿叫气死狗,啃完的骨头上一漫画点儿肉都没有,狗看了都生气,从那以后每次颜彦看宋南乔啃骨头都心生佩服。

    “宋南乔,你这个磨叽劲儿是真的无人能比。”颜彦趴在门口看着对着镜子化漫画妆的女人。

    <p > “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出去一趟得在家磨叽两个小时。”颜彦知道,宋奶奶又开始了。“还有那衣柜里的衣服,每次我都得等她走了重新叠,擦脸的那些东西成天可哪儿漫画撇,吃啥都吃一半给放那儿 ……”

     颜彦小声干咳了两声 ,宋南乔看了一眼颜彦使的眼色,意思是快点儿走 ,不然她bl们今天可能就出不去了。宋南乔加快速度换衣服,换鞋这才匆 匆从家里出来。

    “咱俩现在坐车去欧亚 ,估多肉计来回用不了多长时间 。”颜彦跟宋南乔说。 

    “嗯,那咱俩先去欧亚,再去步行街,吃点儿东西再去阿拉丁。”宋南乔把今天的行程安排妥当。

    

    多肉

    两人穿着一样的衣服,背一样的包,剪一样的发型,口红色号都是一样的。在等公交车的时候引来侧目,从前就有人问她们是不是双胞胎,其实多肉两人之间也就差了一个血缘。这世上的每个人都拥有那个在口中提到最好的朋友的那个人,宋南乔会对所有人说颜彦是bl这个人。曾经宋南乔跟我说过她室友的事情,她室友的姐姐的朋友问室友的姐姐借钱,姐姐没有就跟自己的朋友借钱来借给这个缺钱的朋友,虽然不是多少钱,但是后来那多肉个借钱的人把她姐姐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删了,当时宋南乔的室友问她,说如果你的朋友问你借钱你会不会为了她跟别人借钱漫画来借给你的朋友,宋南乔当时想了想说“ 如果这个人是颜彦我会这么做,因为我知道颜彦不是那种人,即使后来她还不上我,她不会删了我的联系方式,我也会自己垫钱给她。”她的室友夸赞说这个叫颜彦的女生很幸运,因为有漫画 宋南乔这个朋友,但是宋南乔后来跟颜彦说,“不是你幸运,是我们俩都幸运,是别人没有的幸运,如果是你遇到同样的问题,我相信你的回答跟我漫画的一样 。”这 就是两人心照不宣的地方。

     “颜彦,你想啥那 ?你站那儿多热阿,过来站这儿。”宋南乔拉着颜彦的胳膊到阴凉处,此时的两人 还是少年,但心中都是彼此想保护的多肉人。

    

    “没什么,我在 想要不你跟杜清分手,我也不迷恋李歧峰了,咱俩凑合凑合得了!”颜彦把手搭在宋南乔的肩膀上,压着宋南乔。

    宋南乔动多肉了一下,调整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你觉得我是重友轻色的人?在别人眼里咱俩早就是同性恋了好吗?”宋南乔眼神扫了一眼周边,很多人投来异样的眼光。</p>

     “要是 别人都得强调自己不是重色轻友的漫画人,但是关键时刻从来都是重色 轻友,比如吴欣然,之前说那个男的不跟她一起走了然后才想起要跟我一起走,再来说你,之前都漫画说好跟杜清一起 坐车了然后抛弃他跟我回来了 。”颜彦故意调侃宋南乔,她知道宋南乔嘴硬故意拆台。</p>

    “切 ,我是那种人吗?”公交车停在面前,“别废话,快上车,一会多肉儿没座了。”

    颜彦在宋南乔身后上车投币,坐在座位上,一个耳机分别插在两个人的左右耳,是宋南乔喜欢的《盛夏的果实》多肉。<p> 两个女生在欧亚商城里楼上楼下找了好半天才找到在一角的Zippo专卖,颜彦看上了一个多肉黑色磨 砂的打火机,平常李歧峰就喜欢穿黑色的衣服 ,颜彦正好觉得这个黑色磨砂的很配他,看着也特别低调,但是看了价格还漫画是有点 儿心痛。

     “宋南乔,我现在是穷的内裤都要问你借了,你可要接济我阿!”颜彦这是典型的哭穷。

     “走吧!去吃砂锅,然后逛逛多肉街。”宋南乔一脸算计,因为每次逛街宋南乔就很难控住自己,特别是包和口红,看见了简直就走不动道。</p>

    江北步行街的后边有一家砂锅居,虽然地处偏僻,但是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漫画尤其是到了吃饭的时间,拼桌都不够坐的。颜彦跟宋南乔来的很是时候,正好过了吃饭的时间,也没有几个人在 ,地上到处的纸巾,桌上的油渍bl服务员都没来得及收拾。

    “好久没吃了,闻着味儿都馋到流口水。”颜彦已经选好菜坐在一张较为干净的桌 椅拿起餐巾纸擦拭桌子。

     “吃完 胖三斤!”漫画宋南乔先结完钱坐在颜彦对面,手支在桌子上,她知道颜彦吃饭前不 管桌子擦没擦都要拿纸巾擦一遍桌子。

    “那你别吃,让我替你胖吧。”颜彦拿过宋bl南乔的金桔柠檬拧开瓶盖递给对面的女人,她对宋南乔简直是无奈,从来都嚷着怕胖,但是吃喜欢吃的还停不下来,胖了还发牢骚,简直怎么都是她。

    <p> 十月的天气忽冷忽热,吃饭的时候还很热,但是步入多肉商场的时候不知道是冷风 开的太大还是什么原因,感觉凉飕飕的。颜彦任由宋南乔拉着自己四处转悠,看见实在喜多肉欢的东西就买下来,然而做苦力的当然是跟在身后的颜彦,谁让当dad的这么爱她。

    “颜彦,你看那好像是吴欣然,我看着像漫画,但不知道是不是。”颜彦看向宋南乔所指。

    确实是吴欣然,但是身边那个男生是谁?本来不想打招呼,但是吴欣然一抬头就看见迎面的颜彦。

     “颜彦,好巧阿,你漫画来逛街阿!”吴欣然叫出她名字的时候颜彦分明感觉到她身旁的男生目光看了过来,“颜彦,这是咱们学校原来那个纪凌峰 ,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颜彦自然知道吴欣然所说的是什么漫画,她确实也觉得,很巧。

    “嗯,我跟宋南乔刚从江南回来。”颜彦一只手拎着购物袋,另一只手握着宋南乔的手,有一些不自然的用力。宋南乔侧目看了一眼颜彦,反握住颜彦的手。<bl/p> 小城的街道道路狭窄 ,人来人往,颜彦每次走在路上都没有想过会遇到谁 ,即使遇到了也不会打招呼。今天的相遇对于她来说,算是久别重逢,还是素不漫画相识。

    “颜彦,好久不见!”男生站在吴欣然旁边看着颜彦说道,一声好久不见像是瞬间勾起了那年相识漫画的往事,但又像做梦一样尽然想不 起来了。

    “不好意思,你是谁?”颜彦再抬起头时装作不识,眼神里充满陌生。

    纪凌峰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抬手摸了下后脑勺。 “吴欣然,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 话吧!”颜彦手心里的汗液腻腻的让她心生烦闷。

     “好,那电话联系吧!”吴漫画欣然的眼神依旧没有异样,面上带着笑容 。

      四个人走到两个相反的方向 ,平行也好,交错也罢,终归是渐 行渐远 。

     “颜彦,漫画你心里不舒服的话就跟我说。”宋南乔并没有放开颜彦的手,而是拿出湿巾细细的擦着两个人的手。

    “没什么可难受的,这么多年还犯得着这么矫情吗?与其说记得谈论往事,不如说我忘了从此互不相漫画识。”颜彦手里的汗液都被宋南乔擦干净了,舒服了很多。“人这一辈子,何 必围着那两三个过,一辈子那么长,对人 ,不愧对就漫画好,对事,尽力而为就好!”

    

    颜彦自己做事向来有自己的一套,虽然也会犯错,也会有执着。

    多肉 “你要是早这么想多好。”宋南乔不惊讶颜彦突然的释然,“也是,当初他走你们再也没联系任谁都得想是因为什么,现在事儿清楚了,也就到这了。”bl

    “走吧,你刚才说干嘛去?”颜彦现在暂时担起了宋南乔男朋友一职。

    bl 阳光正 好的午后,两个难得相聚的女人在一起无话不说,有时候颜彦甚至觉得这辈子两个人在一起就够了不需要男人,但是宋南乔不同意,因为她觉得会影响到她的性福生活bl……

    颜彦回到家里的时候,依然还会回想起当初和今日的种种,即使宋南乔再了解她也无用,因为这世上没人比她自己更了解自己。那些决绝的话与想法是多肉真的,但是不解也是真的。颜彦不解这世上的情谊为何,也不懂这世上的人心是何物。虽心生不懂,但却不会再去漫画执着,因为已经执着过了,无论前因后果是什么 ,一切皆是过 去式。</p>

    颜彦的电话响起,是吴欣然,颜彦疲惫的躺在床上接起了电话,“颜彦,今天纪凌峰叫我出去逛街,正好碰见你了,你觉得纪凌峰漫画怎么样?帅不帅?我们俩看着合不合适?”吴欣然语气里充满了兴奋。

    “我不太了解他,多肉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样。”颜彦停顿了一下 ,“所以你是准备放弃追安泽跟纪凌峰在一起了吗?”

      “可能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吧,我还是觉得安泽好,虽然纪凌峰也很好,但是我还不想跟他在一起。bl”吴欣然所说颜彦其实早就猜到了,吴欣然再说什么颜彦也有一 句没一句的应着,但是已经很不走心了。</p>

    “我逛街有点儿累了,我先睡了,起来再给你打电话吧!”颜彦眼皮都快睁不开了,说完bl就挂了电话。

    初秋的天色黑的有点儿早,在房间里睡觉也有点儿微微泛凉了 。颜彦是真的困了,睡觉之前没有关窗子 ,天色将漫画晚时冷风灌入房间,颜彦蜷缩在床上,懒得起来关窗 ,随手把被子扯到 身上继续睡。寂静的房间里除了颜彦的呼吸再也没有多余的声bl音,对于她来说这样的寂静刚刚好,比喧闹好,比温存更加舒适 。

      不多时蜷缩在薄被子里的颜彦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多肉子起来上厕所并且关上窗子,窗外的万家灯火都已经亮起,显得温情且向往,在室内看着一切的颜彦还是很冷,可能是要感冒吧。

    颜彦拿 起手机拨通一个人的电话,平凡之路多肉的铃声响了很久,对面的人接 通了电话,“喂,有事吗 ?”李歧峰的冷淡在意料之中。

     其实她只是想说清楚,“你快过生日了,明天出来我给你点儿东西吧!”之前送过的东西都bl没见他用过,这次他应该会喜欢吧。

    “我生日还早,不用了。”李歧峰拒绝的话不留情面。

    “我之后也未必会有时间,明天吧,给你送过去我就走。”颜彦还bl是坚持己见,她知道这样很招人烦,但是已经招人烦这么久了,不差这一次。

     “好 !”对面的男人说完挂了电话。

     拿着电话站在窗前的女生有些迷茫,这些年生命中的人好像只有这么几个。对于纪凌峰,今天她的那句‘不记得’已经为多年漫画前的事情做了一个完美的结尾,而对于李歧峰,这样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情也该适可而止。颜彦躺在床上望着窗外,外面那三颗连在一起不太 亮的星星至今颜漫画彦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它处于的方位是东南西北,但是多年来只要天上有星光,颜彦一抬头就能找到它们的位置。她看着看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好像多肉梦回多年……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颜彦头 疼欲裂,艰难的睁开眼睛四处找手机,最后从 地上捡起来了,“喂?”她看都没看一眼就接起来多肉了,她实在是睁不开眼睛了。</p><p> “颜彦,今天咱们俩出去逛街吧,去江边或者去喝点儿冷饮,好长时间没见了。”是吴欣然。

    

    “这才多肉几点啊,等我上午办点儿事下午给你打电话吧!”颜彦觉得现在不仅头疼嗓子干 ,还浑身发冷没劲。 “现在已经快一点钟了,你睡糊涂了吧 !”吴欣然说着颜彦把 手机从耳边拿开,看了一眼时间,昨天说好要见李歧峰的阿!

    漫画颜彦缓慢的坐了起来,“吴欣然,我今天不能跟你出去了,我有点儿事儿,回来的时候给你打电话吧!我先挂了。” 颜彦挂了电话之后起来洗漱换衣服化了淡妆尽量显显气色。

    颜彦还是有些提不起来bl精神,拔出了熟悉的号码 。

     “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儿,我过去给你送完东西就走,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颜彦声音沙哑,不给对面的男人拒绝的机会。

     “好!”李歧峰报上地址多肉后,颜彦拿着精品盒出门。

    <p> 她今天只穿了一件天蓝色的毛衣,这种天气穿毛衣是绝对不会冷的,但bl是颜彦着凉了穿着这身还是凉飕飕,初秋的风有点儿生硬,幸好出租车来的及时。颜彦说了位置后就开始看手机,宋南乔又开始闲的没事在微信上调侃她,颜彦发了一条语音给宋南乔,“大哥今天漫画要去做个了断,祝大哥好运吧!”

    颜彦以为宋南乔还是会继续说笑,毕竟 两个人的嘴毒舌不相上下。

    微信语音电话响起,“颜彦,你感冒了?”宋南乔的声音异常正经。

     “不算是吧,就是有点儿着凉了。”颜彦嗓音沙哑,鼻音很重。</p>

      “那你还出去?N瑟?了断局什么时候不行?非得今天?”<p> 多肉 “没事儿,大哥身强体壮一个小受风能击垮你大哥我?安心吧你。”颜彦知道宋南乔的好心,但是也知道她全是为自己。

    “嗯。多肉那你待会儿记得买药,难受死你,苦死你。”宋南乔知道拗不过颜彦的犟脾气,只好作罢,而对于她今天会做什么她 不用问,无论对错 ,她都是只会站在颜彦身边的。

    挂了电话后颜bl彦摘下耳机,音乐在耳边儿响的头更疼了。</p>

    颜彦下车,直奔网吧走进去 ,李歧峰没什么多余爱好,就是爱玩地下城之多肉类的游戏 ,只是这里的光很暗,颜彦按顺序每排找,在 一个较为僻静的角落看见 熟悉的男人侧脸,好像很久都没有看漫画见他了,之前每一次见面两个人在一起都无比放松,互损也好,什么玩笑都好,自从高考后江边的那天过后 ,两个人再没有像之前那样在一起开心展颜的笑了。也许根本就不应该开始,多年的好多肉朋友怎么可能做情侣,那么熟悉的两个人终究是走错了一步 ,就再难回到正轨。</p>

     “李歧峰。”颜彦面露笑容,从过路走到男生的面前。

     男人多肉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女生,淡淡说了句“来了!”甚至一个表情都没有,转头 继续看着电脑屏幕。

      “嗯,这是提前给你漫画的生日礼物,比较实用!”颜彦把手里的袋子放在桌子一侧 ,“没别的事了,我先走了。”颜彦说完转身 准备走。

    “我送你。”男生站起来跟在女生身后,其实也好,颜彦有些漫画话也该跟他说明白。

    颜彦开门走出光线极暗的网吧在门外等候,不多时刚刚在跟网管交代的李歧峰开门出来了。

    “走吧,我帮你叫多肉车。”李歧峰低着头走到路边 ,不曾抬头看颜彦一眼。

    

    “李歧峰,其实我今天来找你不只是来送礼物,还有一件事情需多肉要跟你说清楚。”颜彦站定,看见李歧峰也站下来认真听 ,“我觉得我们之间不该这样的,或许最好的朋友之间本漫画就不该生出这种感情来,这是我的错,现在到这种陌生的程度是我没想到,从今往后做朋友也好,如果实在回不去了谁也没办法强求。我要说的就这些,再见。”

    说完,颜彦转身走到马路bl上招车。身后的男人没有说一句挽留的话,也没有表达他的想法,但是颜彦知道,以李歧峰的作为,估计以后会故作不识吧。颜彦眼中的泪不自觉的下滑 ,心里好像塞了一块棉花,消化不得。如果她早知道会是现在这样当初漫画也许就不会挑破那层纸 ,继续装傻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p> “宋南乔,我跟他说了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以后估计是不会再主动漫画联系我了!”颜彦给宋南乔发了一条语音,她现在需要宣泄。

    不多时宋南乔直接打电话过来,“你说当时既然他给不了的感情何必要来撩拨你,本来以前可以不在一起的,现在搞得朋友不是朋友,两漫画个人又不能在一起这是干嘛。”宋南乔一腔义愤,同时也为颜彦惋惜两人多年的友情。

    “不怪多肉他,是我一开始就不该动这份心思,以后联系就还是朋友,不联系看着他好好的也没什么不好 。”颜彦意识到自己错的离谱,也不会让自己多肉继续再错。

    “算了,也不能 只围着这三两个人过日子,你现在在哪儿那?要不要来我家?我这儿有感冒药。”宋南乔是怕颜彦心里难受 ,她bl知道。

     “不用了,我先回家了 ,我自己买药。”颜彦拒绝后挂了电话。

    这世上哪来的那么多肉多感同身受,有的,只是有这 样一个人,我经历的好事儿她愿意跟我一起笑不嫉妒 ,我经历伤心时她愿意陪在我身边bl陪我哭不看笑话。宋南乔做不到事事都感同身受,但是她能 做到这些颜彦已经很欣慰,颜彦没有那么贪心,非要感同身受。

     “师傅,漫画去一下一厂路。”颜彦说着司机改 变路线。

    学校现在已经较为陈旧,隔着 一扇铁门看着校园里面,荒草丛生无人打理,大门上铁锈遍布 ,只有高高的国旗杆上飘摇的红旗还是颜色多肉鲜艳。看着这些,颜彦终于理解了什么 叫物逝人非,景色不在,人也不在,可不就是。

    “大爷,我可以进去漫画一下吗?”颜彦打开一侧的小门跟守门的大爷打了个招呼,“我是这所学校毕业 的学生 ,路过,所以想进去看一眼。”

     bl 以前颜彦就知道,守门的大爷到底是有多死脑筋,除非是穿着这所学校的校服来上学 ,否则很难说服大爷让进校看多肉看。

    “你给你的班主任打个电话吧,让他过来接你。”颜彦就猜到了是这么说。“进屋里等着吧,屋里也有一个漫画回 来的 ,没准儿 你们是一届的那。”

    颜彦走进门卫里,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在低着头玩手机 ,她一眼便看出来这人是谁,可不就是昨天街上遇到的跟吴欣然同行的纪凌峰。然而今天bl来的只有他一个人,颜彦想着却是意料之中,因为吴欣然给自己打电话就证明今天本是准备跟自己出去的,所以此时纪凌峰一个人也完全可以解释了。

    漫画 “大爷,麻烦您给潘老师或者钟老师打个电话都可以,我换手机之后号码都没 了。”颜彦态度恭敬,但是说出来的两个老师 的姓氏已经足bl够让门卫大爷相信自己的话了。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听见说话声抬起头,颜彦装作无视。

    多肉“你把你的姓名和手机号说一下,我做一个登记。”门卫大爷拿起登记表和笔准备填写。

     “颜彦,号码是159*漫画*****16”颜彦速度缓慢的说着,确认能清楚的记下来。身边的男生放下手机,坐在沙发上笑看着女生。

     “颜彦 ,很巧。”纪凌峰笑看bl着女生的背影,以她绝对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不巧,这位帅哥 , 我不认识你。”颜彦登记姓名结束转身漫画走向另一个沙发上坐下。<p> 颜彦真心觉得这不是巧不巧的事情,是不想跟‘别人的男人’沾上边儿,她也清楚自己是想多了,也知道自己是 心中芥蒂当初的事儿和多年不联多肉系的事情。既然这些年在他眼里两 个人始终算不得朋友,颜彦又凭什么要说认识这号人。

    不多时 ,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在不bl远处,缓步走来门卫,颜彦一眼就认出这是潘老头。直到走到面前,颜彦才打招呼。

    “潘老头,还记不记得我了?”颜彦笑意满漫画满,并没有发现从另一个沙发上站起来的纪凌峰微愣的眼神。

    老头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眼尾满是皱纹 。“怎么可能不记得你,颜彦,你上学的时候你可给多肉我惹了不少事儿,都还没找你算账那。 ”

    “那个 ,你叫纪凌峰是吧 ,我刚才下来的时候,钟老师让我多肉把你也带进去吧!”潘老头确实不认识这个人,因为当初他走后,颜彦被强制分到四班,也就是潘老头所在的班级,但是颜彦不知道为什么他来不找他的班主任孙老师。

    

    “是,多肉我是纪凌峰,原来二班孙老师的学生。”纪凌峰毕恭毕敬。

    “哦,走吧!”潘老头又慢腾腾 的转身走回教学楼,一路上有说有笑。</p>bl

    地上的枯草遍布,柳树的树叶也掉了不少,一地枯黄 ,踩在上边咔吱咔吱作响。纪凌峰同潘老头走在水泥路上,颜彦独自踩bl在干枯泛黄的树叶上,咔吱咔吱的清脆声响络绎不绝。

    “颜彦, 你都多大的人了 ,还这么不走寻 常路。”潘老头bl手背上身后笑着说,“上学的时候就是最难管的,不走寻常路,你连那树叶下边儿是泥还是坑都不知道,以后可怎么办?”

    颜彦并没有听出话外音,但是未来某天的她终于知道漫画,该听的话不该不听。

    “我以前认识的颜彦可不是像老师说的这么难管的,她以前可是一个好好学生的。”走在老师身 侧的纪凌峰说道。

      “是吗?你以前还认识她 ?”潘老头似乎有点儿惊讶。</p>

     “我们俩小学的时候就是一个多肉班级的,初中分班后就不在一个班级了,再后来我被开除就再也没联系过。”纪凌峰简单的把两个人的相识说了一下,“我当兵回来以后跟吴欣然在逛街的时候遇到的她,她竟然说不认识我。”

    

     多肉在一旁的颜彦听到这些 心里并非无感,所有的事情化为轻 描淡写,所有的情谊化成由他人牵线才能重新相聚,颜彦凭什么就非要记得这些?非要承认他们相识 。

    漫 画

      寒暄是难免的,寒暄过后颜彦走在曾经的校园,这是曾经快乐过的地方,。校园里奔跑逗笑的孩童,肆意的阳光都是曾经 最熟悉的,也是最刺眼的。她并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里bl遇到他,但是已经定义为陌生,也避免了很多尴尬。颜彦走到曾经的教室,跟以前没什么两样,宿舍 也是跟以前一样整多肉洁,一切都是记忆里的样子。

    <p> “颜彦,你真的一点儿也不记得我了吗?那你记得这扇窗吗?我们第一次说话就是隔着这扇窗看雪。”颜彦站在教室的窗漫画户边上看着楼下, 并没有发觉身后的脚步,直到纪凌峰说话。

     “记不记得真有那么重要吗 ?bl如果记得你是要我愧疚你当初因为我被开除还是质问这么多年你明明记得却从未联系过我?既然这样 ,那不如不记得。”颜彦望着窗外,一个男孩儿跟女孩儿坐 在台bl阶上说笑。“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是我好朋友的追求者。跟我,没有关系 。”颜彦转身径直走下楼梯,从始至终没有看过一眼纪凌峰。多肉

    纪凌峰从楼上看见走向学校 门口的颜彦,原来颜彦不是不记得他,但是现在又 能怎么算那 ?颜彦说的都没错,错的是他自己。

    出门就漫画打到车的颜彦有点儿瑟瑟发抖,她真的很冷,而且觉得鼻塞头疼。她抱紧肩膀坐在后座上 ,想着刚刚说的话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明多肉明不记得已经是颜彦想到最好的互不打扰的办法了,他却偏偏一再逼问。

    颜彦回到家里依旧冷清,没有人气儿,她习惯了,饿肚子她可以自己泡一碗泡面,生病她可以自己挺着。她躺在床上多肉很快就睡着了,而在一旁已经关静音却一直亮着的手机颜彦也没有看到。

    猜你喜欢

    49406

    家友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