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青娱 久久

    剧情介绍

    这两日阿蔓不知道风宸匪为什么生气了,总是对她爱搭不理的,她思来想去,百思不得其解,没办法,她只能找人帮忙了国模。

      “黎木头 ,你觉得我最近犯什么错了吗?”

      “让我想想啊,你昨日去赌 国模坊赌钱了,前日你和卖肉的张屠户打起来了,大前日你无聊把城东李 寡妇家的鸡圈拆了,对了今日你还抢了隔壁小胖的糖葫芦 。”

    <p> 何梵 “朔月,你觉得呢?”

      “阿蔓,这些跟你在不迷谷做的比起来,小巫 见大巫,会不会是因为。 。。”

      朔月把阿蔓拉过来,两人低声说了两句 ,阿蔓“哦”的一声恍然大悟,何梵

      “ 什么,你竟然带着朔月去任 君阁找男倌儿?”</p>

      阿蔓赶紧捂住黎木青的嘴巴,“木头,那么大声干什国模么?”

      “你敢做还不敢让人说了,你自己一个人荒唐就罢了,还带 着朔月?”

      国模“我们只是去见见世面,听说任君阁的男倌儿个个色艺双绝,对吧,朔月?”

    <p>  朔 月理直气壮的点点头,黎木青想着以后一定要让阿蔓远何梵离朔月,都 带坏了。

      跟着给风宸匪送茶的小二,阿蔓又溜进了他的房间 ,

      “阿匪,这次我真的知道错了。”

      “错在哪里?”

      “何梵我以后再也不去 找男倌儿了。”</p>

      “你还去找过男倌儿?”

      “啊,你不是因为这个生气吗? ”

    何梵  “现在是了。”

      风 宸匪的话让阿蔓吃了瘪,她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阿蔓,如果我受伤了或是死了,你国模会不会难过 ?”

    <p>  风宸匪也不愿意看着阿蔓无精打采的样子 ,要是想让她自己想明白是不可能了。

      阿蔓茫然的点点头,她不会让阿匪受伤的,阿匪要是死了,她一定会不择手段毁了那些害他的人,生死相随的何梵话她不 敢说出口,因为她做不到,毕竟她活着不光是为了自己,还有整个不迷谷都是她的责任。

      “我也会难过的。”风宸匪摸着阿蔓的头说。

      阿蔓抱住风国模宸匪,小脑袋贴在他的胸前,“好,我以后不会冲动了,不过阿匪说的一定要做到 哦,如果阿蔓先死了 ,你一定要难过,难过一个月 ,不,三个月就好了。” 

      风宸匪何梵被阿蔓的话说得心里一颤,她怎么会比他先死,她明明有很长很长的寿命,所以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不过他还是回了一句“好”。

    

      骠骑将军府,战肖肖刚踏进府门 ,就有下人们围上来,国模他平日公务繁忙,回来的不勤,难怪大家热情了些。

      “少爷 回来啦。”

    

      “少爷,听说你要何梵娶亲了?”

    <p>  “少爷,听说你要娶的是这荆州城的第一美女?”

      “少爷,你何梵这次回来, 是不是咱们府里就要办喜事了?”

      这个一言那个一语的,战肖肖都不知要回答哪一个了,

      “我先去看看父亲,等会再跟你们细说。”

    何梵  这骠骑将军府一直没有女主人,老爷和少爷又是亲和之人,所以府里的所有人就像一家人一样,没有那么多规矩。

      战云旗,曾是南山战神风尘逸麾下猛将,如今已五十有四,虽不能再上战国模场,但身子还算硬朗,武将出身的他如今每日还都要坚持练武两个时辰,他最 常念叨的就是希望自己能长寿,最好是能活 到百岁之后 ,以致于城里的人私下里都议论,老将军昔日战场拼命,如今国模老了倒是怕死了。

      “父亲,我回来了。”

      战肖肖这辈子最敬佩的最亲的人就是父亲了,父亲也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嗯,好。”

      战云旗还在细心国模摆弄着他的那些花草,自打战肖肖有记忆开始,父亲似乎就对花草很痴迷,父亲因腿伤二十六岁的时候就下了战场,才娶妻,国模才有了这个家,可母亲 因病早逝,父亲一直没有续弦,府里的下人都说老爷与夫人感情深厚,心里装不下别人了。<p>   “父亲,我 。。。我想要娶妻了。”

      “哦?原来是真的,呵国模呵呵,听府里下人们议论的时候,我还以为又是他们闲来无事给你编排呢 ,好,娶妻好,有个人照顾你 ,为 父也就放心了。”</p>  “父亲不问问是谁吗? ”</p>

      “是谁都不重要,你觉得国模她好就行。”

      “她很好。”</p>

      战肖肖想起花露月的时候,嘴角微扬,脸颊也微红 。

      战云旗看着自己的儿子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何梵了,“肖肖,既然认定了一个人,就要对她好,你母亲去世的早,成婚的事你就找你周婶帮你操持,可别委屈了人家姑娘。”

      “是,父亲何梵。”

    <p>  战云旗交代了几句,就又开始摆弄他的花草了,他一个粗人,花儿又尤其娇弱,死在他手上的名贵花种不知有多少国模,近几年,他终于摸索出了经验,可是他一直没有找到他想要的味道,不过他不放弃,想着只要他活着,总有机会的。

    

      战肖肖的婚事在这荆州何梵城也算是一件大事了,阿蔓等人也收到了花露月亲自送的请帖,婚期定在五日之后,

      “阿蔓,你信花妖说的话吗?她真就只想着嫁过去就行了?”<p>  黎木青越来越觉得事情没这么简何梵单,

      “二公子 ,你的老相好要嫁给你的儿子,成婚当天你会不会很惊喜?”

      自家公子这不会拐弯的头脑何梵让朔月很无奈。

      “啊,啧啧,真是最毒妇人心。”

    <p>  黎木青想想这样的情节,就觉得从脚底到头顶何梵透心凉。

      “我看未必 ,花妖看着对战校尉也是有心的,或许最后三人幸福生活在一起的大团圆结局也不错。”

      阿蔓的语出惊人国模,连风宸匪都受不住的手抖洒了茶。

      “我说小匪匪,战氏父子毕竟是你和你父亲的麾下,眼看就要落入那个花妖的国模陷阱里了,你怎么也不想着提点他们一下呢?”

      “百因必有果 ,战云旗做的因,由他儿子来承受这个果,很公平,我要是出手 ,岂非对花妖不公平?”  “这么说的话,世 子还真是大公无私,帮理不帮亲啊?”

      “过奖了。”

       黎木青此时觉得风宸匪和阿蔓真何梵是绝配,这说话噎死人的本事都不一般。

      花府被损坏的很严重,几天要想修复如初是不可能了,花露月只能暂时住在了客栈,与阿蔓他们一起,到时候就国模从这里接亲,这把客栈老板可乐坏了,他命店里的人把客栈也装点了下,想着让花夫人,不对,应该是将来的校尉夫人可以住的舒心,有家一样的感觉。

    <p>  阿蔓和朔月作国模为花露月在这里认识的唯一的朋友,也帮着她置办些新娘子需要的东西,可是婚期定在五日后 ,确实紧张了些,就算是普通百姓家也没有这么匆忙的国模,可是花露月不想等了,她等这一天等了三十年了,战肖肖又是个什么事只要花露月一皱眉 ,他就会妥协的主儿 ,所以这事情就这么定了 ,五日筹备,怕是荆州城有史国模以来最仓促的婚礼了,可是战肖肖并不想 因此委屈了花露月,于是他就只能滥用职权了,他手下的兵士们没日没 夜的跟着忙活准备,最后 总算是赶上了。

    猜你喜欢

    49940

    家友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青娱 久久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