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丝袜好紧

    剧情介绍

    秦暮抬头看了一眼压抑着怒气的秦父和一直给他使着眼色的秦母,终是松了口,“好,明天我会去。”

    叶璐傲,没本事在商场上下绊子,却来这里给我上眼药吗。好,好的很。狭长的眸子瞬间闪过了一丝愤怒。

    秦父看他愿意去,也就不想再多说什么。挥了挥手让他快点离开,眼不见心不烦。

    秦暮挑了挑眉,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车钥匙就要离开。

    秦母看着衣服还湿着的儿子,不禁有些心疼,“衣服还湿着,怎么出去啊,要不今天就在家里住吧。”她索性让秦暮留下来,吩咐保姆给秦暮收拾一下屋子。

    她和蔼地看着秦暮,“你原来的屋子没有动过,时常让人打扫着,现在还能住呢。”她想了一下,“明天让小蒋送一套衣服过来,这件我帮你送去干洗,你下次回来拿。”

    秦暮倒也没有反驳,刚才和陈锦若有些尴尬的氛围,很明显不好再回去。现在他也确实没有什么好的去处。

    看他点了点头,秦母瞬间喜笑颜开,招呼着家里头佣人忙来忙去,要给秦暮做夜宵吃。

    秦父看到难得如此开心的妻子,也不忍破坏气氛,准备上楼去休息,免得这里的气氛变得尴尬。

    正要离开时,秦暮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亮了一下,秦父本来无意间瞥了一下,却在看到那个名字和发来的话时,脸色骤变。

    秦暮换好衣服下来时,看到的就是秦父盯着他手机的样子。他面色变了一变,但很快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不慌不忙地拿起了手机,似笑非笑地看着秦父。

    “您现在还有偷看手机的习惯吗?”说着,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看到了陈锦若给他发来的消息。

    “晚上还回来吗?不回来的话,早点睡。”

    他心里蓦地沉了一下,抬头看向了秦父。

    秦父却不理睬他刚才故意地岔开话题,只是面色阴沉地看着他,问道,“陈锦若?那个女人回来了?”

    秦暮看着秦父现在的脸色,眸光一变,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了莫测的神情。

    “对,锦若回来了。”

    秦父顿时勃然大怒,手伸出去指着他的儿子,“呵,秦暮,你长本事了。这个女人害你不浅,满口花言巧语,骗得你团团转。”秦父的声音都有点颤抖,“她现在回来,你居然还在和她联系,还住在一起?”

    秦母听到这里传来的声音,赶紧过来,“怎么了?”怎么她刚离开一会,就又吵起来了。

    秦父暴怒地甩了一下手,“你去问你的好儿子,看他干了什么?一个不清不楚的女人,当年也想进我秦家大门,陷害呦呦不成。到现在还来勾引有妇之夫。这种女人,怎么能是好人!”

    秦母愣了一下,目光中也盛满了不可置信。她看向秦暮,“就是那个陈什么,陈锦若?她回来找你了?”

    秦暮站在原地,看着被这个消息刺激地有些不轻的父母,只垂了眸子,对他们的质问不置可否。

    秦母看他的态度,便也猜出来了,“那个进了公司就当呦呦上司,欺负呦呦的,是不是也是这个女人!”

    “不是她欺负叶呦呦,是叶呦呦怀恨在心,找锦若麻烦。那天在酒吧,也不是锦若灌她喝酒的。”秦暮眸光暗沉,有些不耐地替陈锦若解释道。

    秦母目光一变,变得严厉万分,“我知道你对她余情未了。但你要知道,像这样行事阴险,满口谎言,来历不明的女人,根本不配得到我们的认可。”

    她气有些不顺,深呼了一口气,“当年她假借车祸想博取你的怜惜,现在又来和你拉拉扯扯。秦暮,你到底觉得她哪点好?”

    秦暮看向他的父母,语气也有些激烈,“当初的事情真相如何,我心知肚明。锦若为人谦和善良,若不是叶呦呦对她怀恨在心找车去撞她,难道还有什么人会做出这样狠辣的事情。”

    说完,他也感觉到自己语气中有何不妥,便缓和了语气,“当初怎么样我也不想追究。可是叶呦呦又派人去国外烧锦若的房子和车子,这难道也是子虚乌有?”

    秦父秦母气得脸色铁青,这个女人当初就不怀好意,现在又来做戏,这种女人,秦暮怎么就看不清楚!

    秦母毕竟是女人,对于儿子当时初恋一般的美好情结还是有所顾及。她平静了一下情绪,淡淡地看着秦暮,“暮儿,你若是执意,我和你爸现在也管不了你。我只是希望,你做事情之前想清楚。你和呦呦从小一起长大,怎么不了解她的为人。”

    “她从小家境优渥,人也聪明,乖巧懂事,虽然一身清傲,但对你,呦呦可是掏心掏肺。”秦母说着,不由得有些伤心哽咽,“凭她的自信,既然已经和你订婚,又怎么会因为嫉妒对一个样样不及她的陈锦若下手。”

    秦暮听着,心里面有一丝不自然一闪而过。但还是垂了眸子,一言不发。

    “好了,你去睡觉吧。明天还要去看呦呦。你也大了,有些事情我们管不了,但是希望你能拥有自己的判断。”说完,摆了摆手,也不再管秦暮,拉着气得吹胡子瞪眼的秦父一起上了楼。

    秦暮静静地站在原地,滑开手机,看着陈锦若发来的消息,一言不发。

    他清晰地记着,那个下着磅礴大雨的下午,他接到通知赶到现场时,锦若苍白虚弱的面庞,还有从她凄然眼睛里流露出的绝望。所有人对锦若流露出厌恶的神情,还有那个女人。

    她就站在病房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锦若,然后目光定定地看着他,“我说了,我没做过。”也许是她眼神里的骄傲和对锦若的不屑一顾刺伤了他,把她推出了房门,仿佛一眼也不想见到她。

    她眼里的受伤和倔强,他不是没有看到,但是他还是很讨厌,很讨厌这种被人欺骗和无能为力的感觉。

    锦若如兰的呼吸声仿佛还在耳边,他垂下了眸子,快速地回复了一条消息,随后关上了手机。

    “嗯,不回去了,晚安。”

    猜你喜欢

    49940

    家友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丝袜好紧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